[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泽中有地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759

个人档案

杨军
中国科学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9-06-08
最后更新时间: 2009-06-18
日志总数: 5
总点击量: 44453

 

 

日  志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年会上的演讲

作者:   分类:综合发展研究     浏览:3713次   回复:0次  
发表时间:2009-06-18 08:33:08

 

美国总统奥巴马

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年会上的演讲

2009427日,华盛顿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非常感谢西塞罗院长[1]对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领导和对我们今天的接待。感谢约翰[2]所做的出色工作。

刚刚有人告诉我,拉尔夫[3]和约翰都是麻省理工学院1965届毕业生,还是同班同学。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理想的科学实验,不过他们俩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对照组。谁老得更快呢?是总统科学顾问还是科学院院长?这个问题过两年我们就会知道了。见到他们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们,谢谢在座的各位内阁部长和你们的团队。非常荣幸,今天上午能够向聚集在这里的美国国家科学院各位杰出的院士以及工程院和医学院的领导们致辞。

今天我想用一个故事开始,是关于一个过去也曾在这一庄严场合致辞的来客。19214月,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第一次访问美国。当时,随着全世界的科学家开始理解并接受其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他的国际声望正与日俱增。他参加了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年会,在听完其他人的一系列长篇演讲后,他说了一句话:我刚刚发现了一个新的理论,即永恒论。为了不违背这一警世恒言,我会尽量长话短说。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创立本身足以证明,人类无止境的好奇心和无穷尽的希望,不仅对于科学事业是如此至关重要,而且对于我们称之为美国的这样一个试验,同样是多么的重要。

美国内战期间,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溃败之后和葛底斯堡被攻占之前,在里士满即将失守、美国北部联邦的命运飘摇不定的时候,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签署了创立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法令。

林肯总统并不认为我们国家的唯一目标是只求生存。他创立了美国国家科学院,创办了州立学院,并开始了州际铁路的建设。他相信,我们必须“为那些不断探索新鲜有用事物的天才们熊熊燃烧的激情之火增添兴趣之燃料”。

这就是美国的故事。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面对最糟糕的情形,我们也从不向悲观主义妥协,从不拿我们的命运向偶然性投降。我们坚持了下来,我们艰苦奋斗,我们不断开拓新的前沿。

今天,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更为复杂的挑战: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有望不断提供新的医疗方案,又能使濒于破产的家庭和企业也能享用的医疗保障体系;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既能为我们的经济提供强大动力,又能避免使我们的地球陷入危机的能源体系;我们需要发展对于我们的经济繁荣至关重要的、开放的互联网络,同时又不会对我们的安全造成威胁的信息技术;我们需要应对将华尔街证券交易商和集市小业主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将美国办公室的白领和中国工厂里的工人联系在一起的全球化市场的挑战——在全球化的市场环境里,人们不仅共同分享机遇,也共同面对危机。

在这样一个艰难的时刻,有人说我们难以支付对科学的投资,在必要生活条件都难以满足的时候,这种支持似乎成为奢侈品。对此,我完全不能赞同。科学对于我们的经济繁荣、国家安全、人口健康、生态环境和生活质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如果问,历史上是否有一天能让我们感受到科学与研究带给我们的益处?那就是今天。我们正在密切关注突如其来的猪流感事件。这显然是一件需要密切关注和全国警惕的事情,但我们也无需惊慌。作为一项预防措施,美国卫生部已将其宣布为一个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让人们相信我们拥有所需要的各种资源,必要时可迅速、有效地做出反应。我能从有关负责部门及时了解最新情况。美国卫生部和疾病控制中心也将定期向美国公众提供最新情况。拿波里塔罗部长也会定期向美国公众提供最新消息,使人们知道正采取什么措施和将要采取什么措施。

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我们应对诸如此类的公共卫生挑战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学界和医学界。这再一次说明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国家在科学方面落伍。

很不幸的是,我们的国家已经落伍了。

过去25年,联邦政府对物质科学研究的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下降了将近50%。我们不止一次地让那些有利于企业发展和创新的研发和实验开支税收抵免措施失效。

我们的中小学继续跟在其它发达国家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后面跑。我们的学生在数学和科学方面的成绩比不上新加坡、日本、英国、荷兰、香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一项测评结果表明,在全球各国比较中,15岁的美国人在数学方面排在第25位,科学方面排在第21位。我们发现,在我们国家,为了推动预先定好的意识形态议程,科学的严谨性、客观性和公正性遭到了破坏,科学研究被政治化。

我们知道,我们的国家应该做得更好。半个世纪前,我们国家做出了承诺,将领导世界科学技术创新,将投资教育、研究和工程,将设定遨游太空的目标,并使每一位公民都投身到这一历史使命中去。那是美国对研究和开发投入的鼎盛时期。从那以后,我们对科学研究的投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却不断下降。其结果是,其他国家在追求我们这一时代的伟大发现进程中开始跑到了我们前面。

我相信,落后不是美国的特点,领先才是我们的本色。现在又到了我们重新领跑的时候了。今天,我在这里宣布:我们将拿出3%以上的GDP,用于研究和开发。我们不仅要达到、而且要超越“太空竞赛”时所达到的高度,通过一系列政策,加大对基础和应用研究的投入,创造新的激励机制,鼓励私有部门(企业)的创新,促进能源和医学领域的突破,提高数学和科学教育水平。

这将是美国历史上对科学研究和创新做出的最大承诺。

想一想这将使我们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像油漆一样便宜的太阳能电池,自身产生的能量就足够本身使用的绿色建筑物,像私人教师一样有效的学习软件,发达的修复医学使遭受不幸的钢琴爱好者们可以继续弹钢琴,不断开拓了解人类自身及周围世界的知识前沿,等等。我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

半个世纪以前我们对科学发现的追求,为半个世纪以来我们的经济繁荣和我们国家的成功提供了燃料和动力。今天我在此做出的承诺,将为我们国家未来半个世纪的成功提供燃料和动力。当我们的子孙后代回顾我们这一代人所做工作的时候,希望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为21世纪的繁荣和进步奠定了基础。

这项工作始于我们对基础科学与应用研究所作的历史性承诺。基础科学和应用研究将从名牌大学的实验室里走出来,进入到创新型企业的试验场。

在国会的支持下,通过制定和实施《美国经济复苏与恢复投资法》,本届政府已经提供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基础研究投资。这已经成为事实。

此时此刻,当全美公立和私立院校都在为各类捐款减少和预算紧张而苦恼的时候,政府拨款的大幅增加可谓雪中送炭。不仅如此,它对于我们的未来同样意义非凡。记得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科技顾问万尼瓦尔·布什曾说过一句话:“基础科学研究是科学的资本”。

事实上,对一个具体的物理、化学或生物过程的研究未必就会在1年或10年内带来经济效益,甚至有可能什么效益也没有。但是,一旦带来效益,则往往是可以广为共享的,不仅可以使那些承担了科研成本的人和组织部门受益,而且可以使那些没有承担科研成本的人和组织部门也能够从中受益。

这就是为什么私有部门通常对基础研究投资不足而公共部门必须对这一类的研究进行投资的原因,因为投资的风险越高,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的回报也就越高。

没有人可以预见从基础研究中会产生什么新的应用。它可能是被医院采用的新型治疗方法,或者是新型高效能源,或者是新型建筑材料,或者是新型抗热抗旱的农作物。

正是光电领域中光电效应的基础研究,导致了太阳能电池板的出现。正是物理学的基础研究,产生了X射线断层成像技术。今天的GPS导航卫星计算的基础,也正是基于一个世纪前爱因斯坦在纸上写下的方程式。

除了《经济复苏法》里所说的投资以外,我提出的预算方案——现在已经通过了参众两院审议——是建立在历史上对研究的投入基础之上的,是美国经济复苏计划的一部分。

为此,我们将主要公立科研及资助机构的预算增加了一倍,包括:对科学研究进行资助的国家科学基金会;支持一系列技术创新的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这些技术创新从改善卫生信息技术到测度碳污染,从测试智能网格设计到开发先进的制造流程。

我的预算方案还将美国能源部科学办公室的经费提高了一倍,这个办公室负责建设和运行一批加速器、对撞机、超级计算机、高能光源,以及纳米材料的制造设施。因为我们知道,一个国家做出科学发现的能力受制于其科研人员所能够使用的科学研究工具和手段。

不过,我们国家重新做出的承诺不能仅靠政府投入来推动。这是一个从实验室延伸至市场的工作。这也是在我的预算方案里还包括了将研发支出抵税政策永久化的原因所在。这项税收抵免政策可帮助企业减少为支持创新想法、研发新技术和新产品而常需承担的高昂成本,使我们每花1美元就能为经济带来2美元的回报。可是,过去我们要么让这项措施期满终止,要么每年都要到期延长一次。我经常听到企业家们这样的建议:通过将研发抵税政策永久化,可以使企业有计划地开展那些能够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经济增长的研发项目。

创新对开发生产、使用和节省能源的新技术而言,比对其它任何领域都更加重要。正因如此,本届政府为发展面向21世纪的清洁能源经济已经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承诺,并且让一位科学家来掌管能源部。

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未来,有赖于我们应对碳污染挑战的意愿。我们国家的将来,也有赖于我们能将此挑战视为机遇、并领导世界追求新的科学发现的意愿。

半个多世纪以前,前苏联发射人造地球卫星时,美国人震惊了。俄罗斯人当时已在太空领域击败了我们。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要么接受失败,要么接受挑战。我们一如既往地选择了接受挑战。

艾森豪威尔总统签署法律,成立了美国国家宇航局,并对从小学到研究生阶段的科学与数学教育进行投资。仅仅几年之后,肯尼迪总统于1961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年会的演讲之后一个月,他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宣布,美国将会把一名宇航员送上月球并安全返回地球。

科学界共同支持这一目标并着手实现它。这不仅使人类首次登上了月球,还促进了我们认知上的飞跃。阿波罗计划所产生的技术,改进了肾透析技术和水净化系统,产生了测试有毒气体的传感器、节能建筑材料,以及消防员和士兵使用的防火纺织品等。从广义上来看,那个时代对科学与技术、教育和研究的巨额投入,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极大地推动了社会进步。在座的各位当中就有因为那个承诺而成为科学家的。我们必须重复此举。

我们这一代摆脱对化石燃料依赖的挑战,不再像类似前苏联发射人造地球卫星的单一挑战了。事实上,在许多方面,挑战更加艰巨,任务更加繁重。

能源问题是一项巨大工程,是我们这代人的一项伟大工程。这就是我为我们国家设立到2050年碳污染减少80%以上目标的原因,也是我与国会合作制定为实现这一目标所应采取的政策的原因。

我的经济复苏计划中包含了在未来几年将我国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翻一倍的激励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延长生产税收减免,提供贷款担保,以及为企业提供资助以刺激投资。例如,联邦研发资助使太阳能电池板在过去30年内的价格降至十分之一。我们将通过新一轮的努力来确保太阳能和其它清洁能源技术更具市场竞争力。

我的预算方案还包括,未来10年在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上投入1500亿美元。根据国家研究理事会的建议,我们还将优先支持美国国家宇航局发展新的基于太空的研究能力,以更好地了解气候变化。

今天,我也首次宣布,我们将采纳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建议,资助成立“能源先进技术研究计划署”。

这一想法并不稀奇,它类似于艾森豪威尔政府应对人造卫星危机而成立的“国防先进技术研究计划署”。该机构自成立之日起就一直承担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工作。互联网的前身APRANET、隐身技术、全球定位系统等都是它的工作成果。

“能源先进技术研究计划署”也将从事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本届政府还将通过全面的立法,规定以市场为基础的碳排放上限。我们将使可再生能源变成可以带来利润的能源。我们将投入所需要的各种资源,使得科学家们可以集中精力从事这一关键领域的研究。我相信,我们会找到创造力的源泉,只等着在座的科学家和全国的企业家们去开发。我们一定能够解决能源这个问题。

当今世界,能够领导全世界在21世纪发展清洁能源的国家,必定是领导21世纪全球经济的国家。我相信,美国一定能够而且必须成为这样一个国家。但是,为了领导全球经济,为了确保我们的企业能够成长和创新,以及我们的家庭能够兴旺,我们还必须要解决我们的保健体系中所存在的缺陷。

《经济复苏法》将支持一件我们早就应该做的事情,即全美医疗记录电子化,这将减少许多重复、浪费和失误,节省数十亿美元,并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医疗记录也有可能使病人成为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更加积极的参与者。我们必须让病人掌握这些医疗记录,并尊重他们的个人隐私。同时,我们还有机会为医学研究人员提供海量的匿名数据,这样他们就有可能从这些信息中发现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疾病的事实依据。

历史还告诉我们,医学上最重要的进展均来自科学上的重大突破。无论是抗生素的发现,还是公共卫生事业的改进,或是预防天花、小儿麻痹症和许多其它传染病的疫苗、让艾滋病人重获新生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能控制某些类型血癌的药丸等诸如此类药物的发明,都毫无例外。

近些年来,由于各个学科所取得的进展,不仅在生物学、遗传学和医学领域,而且在物理学、化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科学等领域,使我们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在治疗各种疾病方面取得革命性的进展。正因为如此,本届政府承诺将加大对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投入,包括用于支持癌症研究的60亿美元,这是美国癌症研究经费翻番的多年度计划的一部分。

下一步,我们要恢复科学应有的地位。39日,我签署了一份执行备忘录,表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在本届政府任期内,科学让位于意识形态的日子已经结束。我们国家的进步和民族的价值观都扎根于自由、开放的质疑和探索精神。破坏科学的精神就等于是破坏我们的民主,这与我们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是背道而驰的。

为此,我让约翰·霍尔德伦和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负责,通过他们的领导,确保联邦政策建立在最好的、最无偏见的科学信息基础之上。我希望能确保一点,那就是让事实推动科学决策,而不是颠倒过来。

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建立了一个网站,让每个人不仅能为实现这一目标提出建议,而且能就这些建议开展合作。这是小小的一步,但却是朝着建设一个更加透明、有更广泛参与的民主政府的目标迈进的一步。

我们还需要让科学界直接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所以今天,我宣布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成员的任命,并期待与他们密切合作。我已经介绍过了顾问委员会的联合主席,除约翰之外,还有瓦莫斯博士和兰德博士。这个委员会包括了众多科学领域的领军人物,他们将带来各种不同的经验和观点。我将让该委员会就培育和维持一个科学创新的文化需要什么样的国家战略,向我提供咨询建议。

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能做什么呢?比如,在生物医学领域,我们可以抓住如今正在发生的生命科学和物质科学的历史性会聚这样一个关键机遇,开展类似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公共研究计划,创建可推动数以万计实验室做出发现的数据和能力,找到并克服科学上和管理体制上的障碍,加快重大科学突破向服务于病人的诊断和医疗方法的转化。

在环境科学领域,则需要加强气象预报,空间对地观测,国土资源、水资源和森林资源的管理,以及海岸带和海洋渔场的管理。

我们还需要与全世界的朋友进行合作。知识和见解的共享以及成本和风险的分担,有利于加快科学、技术和创新,并降低成本。依靠科学技术应对的许许多多挑战,从本质上看都是全球性的,这些领域包括对石油的依赖、气候变化的影响、流行病的威胁和核武器的扩散。

这就是为什么本届政府正在积极参与国际科技合作的原因,因为在这许多领域的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实际上,就在本周,我的政府正在会同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一起,开始联合来解决我们共同面对的能源挑战。

我们知道,后代的发展和繁荣将有赖于我们现在对下一代的教育,所以今天我宣布一项新的数学和科学教育计划。这是我十分关注的事情。通过这项计划,美国学生将从中游走向上游——今后十年在科学和数学领域从中游走向上游。因为我们知道今天的教育领先将导致未来的竞争领先。我不打算让我们的教育被别人领先。

我们要尽快开始行动。我们知道,数学和科学教师的质量是决定学生将来在这些科目上成败的最具影响的因素。但是,在中学里超过20%学生的数学课,超过60%学生的化学课和物理课,并不是由专业教师授课。而且这一问题还可能变得更糟糕。据估计,2015年全国数学和科学教师数量缺口将达28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宣布各州只有承诺并实施加强数学和科学教育计划,才能获得今秋晚些时候教育部门额外设立的50亿美元中小学生“争先计划”的支持。

而且,我鼓励各州通过提高标准、更新实验室设备以达到现代化,更新课程、促进课堂上的伙伴小组以提高科技的应用,大幅提高数学和科学成绩。我还鼓励各州提高教师的后备和培训,吸引合格的新教师来更好地教导学生,并且使这些学科在学校中复兴。

在这项事业中,我们将建立激励机制:创建能够留住并奖励优秀教师的系统,打通富有经验的专业人员进入教室的通路,使化学家能够教化学,物理学家能够教物理,统计学家能够教数学。我们也需要创造条件,吸引象你们一样的专业人士,把激情带入教室。

例如,有些州做了创新性的工作。我很高兴地宣布,宾夕法尼亚州州长爱德华·伦德尔将率领全国州长协会成员一起努力,让更多的州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作为首要任务来抓。目前已有宾夕法尼亚州在内的6个州参与这一计划。宾夕法尼亚州已启动了一项有效的计划,以保证该州拥有熟练劳动力来从事21世纪的工作。我希望每个州,所有的50个州,都能够参与这项计划。

正如你们所知,我们的工作并不仅限于中学。过去数十年,我们的教育程度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从而在经济增长上我们也领先于世界。例如,士兵福利法案帮助了一代人进入大学。但是在新的经济形势下,我们的毕业率、教育成绩、以及培养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数量都比有些国家低。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政府制定目标,使我们有能力竞争高工资、高技术的工作,并培育下一代科学家和工程师。在下一个102020年前美国将再次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大学毕业生比例。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而且我们已经通过提供税收减免来使大学教育更加可以承受。

我的预算也使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研究生研究奖学金增加2倍。这个项目是50年前作为空间竞赛的一部分而创立的。从那之后的几十年,即使当申请该奖学金的学生数量已经大大增多的时候,它还是基本保持了原来的规模。我们应该支持年轻人从事科学事业,而不应在他们的道路上设置障碍。

这就是我们将在新世纪的新发现中领先于世界的方式。但是,我想你们大家都理解,这不仅仅是政府的工作。这将是我们所有人的任务。所以今天我希望你们,用你们对科学的热爱和科学的知识去激发新一代人象你们一样,对科学充满好奇和热情。

如果得到机会,如果加入到一项超越自我的事业,美国的年轻人将会迎难而上。我们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你们知道,美国国家宇航局执行阿波罗17号任务的人员平均年龄只有26岁。我知道,今天的年轻人同样时刻准备着应对本世纪的重大挑战。

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教室里多花些时间,告诉并展示给年轻人你们工作的意义,以及工作对你们的意义。我希望你们参与这样的项目,它可以让学生们同时获得科学学位和教师资格证书。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些鼓励年轻人进入科学和工程领域的新的、创造性的方法,利用科学节、机器人竞赛、展览等,鼓励年轻人进行创造、创建和发明,鼓励他们成为创造者而不仅仅是消费者。

我将与你们一同工作。我将参加一项公众认知和推广宣传活动,鼓励学生把科学、数学和工程作为事业,这是我们未来的需要。

能源部和国家科学基金会也将启动一个联合计划,以激发成千上万的美国学生从事科学、数学和工程职业,特别是清洁能源领域的职业。

这个联合计划将支持教育活动,以获取那些可以帮助我们面对能源挑战的年轻人的想法。它将为大学生创造研究机会,为妇女和少数民族创造教育机会,他们在科技领域经常被遗忘,但却并不是没有能力创造出帮助我们发展经济、保护地球的解决办法。

这个联合计划还将支持奖学金、跨学科研究生项目、科研机构与创新企业间的合作,培养一代美国人去应对面临的挑战。

我们必须经常想到,或许在美国的某个地方,一个企业家正在寻求贷款以开展一项新的商业活动,而这项商业活动可能会成为一个产业,但是他还无法获得这项贷款;一个有想法的研究人员正在考虑做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可能会提供一种新的癌症治疗方法,但是他还没有找到经费资助;一个有求知欲的孩子正在凝视夜空,也许她有改变我们世界的潜力,但是她还不知道而已。

正如你们所知,科学发现不仅仅是偶然一瞬间智慧的闪光,尽管这也很重要。通常,科学发现需要时间,需要努力工作,需要耐心,需要培训,需要国家的支持,它所孕育的希望超过人类在其他任何领域的努力。

1968年这个被视为迷失、冲突和混乱的年份,阿波罗8号带着第一位脱离地球引力的人驶入太空,飞船在返回地球前绕月球飞行了10圈。当转到第4圈时,人类第一次透过飞船的窗口看见了地球。

阿波罗8号上的宇航员比尔·安德斯抓起相机,拍下了地球从月球地平线升起的照片。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从如此遥远的地方给地球拍照,这张照片很快被称为“地出”。

安德斯说,那一刻永远改变了他,看到我们的这个世界,这个浅蓝色的星球,没有国界,没有分界线,如此安宁、美丽和独一无二。

“我们远道而来探测月球”,他说,“最重要的却是发现了地球。”

是的,科学创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就繁荣的机会。它给了我们改善健康和生命的好处,而我们接受得太轻松。但是,它也给了我们其他的东西。归根到底,科学使我们尽可能深入地探知真相。

有些真相让我们感到敬畏。还有一些让我们质疑长期以来所持有的见解。科学不可能回答每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对物质世界探索得越深入,我们就越感到卑微。科学不能代替我们的道德和价值,不能代替我们的原则和信仰。但是科学能够解释的事情和告知的价值,能够帮助我们哺育儿童、治愈病人,能够使这个世界更美好。

我们清楚地看到,每一项新的发现和新力量都带来新的职责;生命的脆弱性和特殊性要求我们抛开分歧,解决我们共同的问题,去承担并继续为争取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

正如肯尼迪总统45年前在美国国家科学院讲话时说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或许可以拯救我们。”

感谢你们所有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发现。上帝保佑你们。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1] 美国科学院院长Ralph Cicerone

[2] 美国总统科技顾问John Holdren

[3] 即美国科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