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马佰莲的博客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2099

个人档案

马佰莲
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10-05-31
最后更新时间: 2010-05-31
日志总数: 1
总点击量: 27338

 

 

日  志

[评论人:高峡] 评论时间:2010-07-16 11:24:25
只说“自由是一种责任”还不完全,还应当说:“科学家的责任需要自由”,特别是由兴趣激发的科学研究需要自由,科学家只有有了完全的自由,才能作到独立研究、自由表达。近代科学史与现代科学史的许多科学家们,在当时的社会文化和历史背景下,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探索自然世界奥秘而辛勤耕耘,甚至没有顾及自身。他们“为求知而研究”,不仅“是其最基本的价值追求”,可能也是唯一的价值追求。他们没有或无暇“考虑它的应用和实际问题的解决",也没有考虑那么多“社会责任”,因而既不能将他们纳入“自由至上主义”者行列,,也不能将他们拔高到“责任自由”的高度。我以为,上述两种科学自由观,只是后人抽象认识的极端,而不能反映多数科学家的实际。只有科学精神概括的科学自由理念才符合多数科学家的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