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与论坛

交流论坛

人才在高端产业集群发展中的支撑和引领作用
www.casted.org.cn 作者:杨开忠 日期:2008-10-20  点击数:10463 
 

杨开忠   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经做过一个叫做“脑力战争”的特别报道。报道认为,在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这样一个文化经济时代,人才是最受欢迎、最为短缺的资源。美国某著名的人才学家也指出,当今时代,一个产业群或经济体,能否创造竞争优势,关键在于能否吸引人力资本或人才。有人才的产业群或经济体就能够获胜。没有人才的产业群或经济体在全球这个范围内不可能获胜。

目前在我国,特别是2006年以后,笔者认为,整个的区域经济已经发展进入到全国范围内的产业升级转型,在此不妨称其为梯度升级转型。这样的一个梯度升级转型主要表现在:沿海的中心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及其中心区域,以及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把过去比较传统的以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为主的产业向周边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进行转移,向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升级。

在这样的一个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无论是沿海还是内地,采取的都是一种基于产业群的发展路径。2008年以来,从广东、上海、北京的情况可以看出,在这些城市和地区,所发展的都是高端产业群,在发展过程中,人才的作用受到高度重视。《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9月25号曾有报道:广东省公布了加快吸引培养高层次人才的意见,目的是为发展其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而进行转变。广东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省财政给予的相关人才及其团队8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的专项研究经费支持,以及财政对引进人才的各种待遇。在上海,为了引进高层次人才,在房子、车子和个人所得税等方面都采取了一系列的优惠。北京亦如此,北京的6个高端产业功能区,即是六个高端产业集群,发展这些产业集群同样是把人才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

笔者认为,在观察、分析或者是评价各个地方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在产业群特别是高端产业群的发展过程中,其人才政策的实践,有两个问题应该深入思考:第一个问题是,怎么看待人才在高端产业群发展中的地位;第二个问题是,应当怎样来吸引人才和发挥高端人才的作用。

关于怎么看待人才在高端产业群发展中的地位,实际上就是怎么来看待人才在当今世界产业群特别是高端产业群发展中的地位。

在传统的理论或者实践中,有人随投资走或者是人随资本走的说法。按照这样的理论和实践,一个地区能够吸引、保持或发展产业或企业,就能够提供就业岗位及薪酬待遇,从而也就能够吸引或留住人才。

另外,产业区位的选择,点的选择和发展是第一位的,其决定了人才的地理的分布和选择。人才是产业和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但是,由于其地点选择、集聚是由产业的地点选择所决定的,所以在传统的理论或实践看来,人才产业群中发展的地位只是作为产业区位选择的一个应变量来发挥着支撑作用。

这样一种传统的理论或者实践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前提:第一、人才在空间上、地区之间、城市之间有着充分的流动性。否则很难做到人随投资走,人随资本走。第二是人才是就业岗位的结束者,而不是就业岗位的创造者。在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第一个前提即人才的充分流动性,越来越得到满足。

关键在于第二个前提,即人才是就业岗位的结束者而不是创作者。对于以自然资源、廉价劳动力等超低生产要素,或者是投资驱动的传统的产业或产业群来说,第二个前提也是存在的。但是,对于以创意、创新、创业驱动的文化产业经济时代,也就是说对高端的产业群来说,这个前提就不复存在。

美国一位在人才研究方面非常知名的学者、专家,曾于2003年发表过一本书,书中提出了一个理论,即“创意资本”。该理论认为,由创新导向,创意导向的一些高端产业及其产业群,其发展关键决定于3个“T”。第一个T是科技,即知识。第二个T是人才,第三个T是包容。这其中最关键的是人才。因为无论是科技还是包容,或者其他的创造所需要的因素,都是由人才来掌控。所以人才是高端产业集群发展过程中的至关重要的依据、因素。基于此,美国专家认为在这样一个文化经济时代,对于高端产业和高端产业集群他的发展来说,第一位的是人才,人才的区位选择、地点选择,人才的地理分布、区域分布、在城市之间的分布,决定产业发展的形势,即决定产业的区位的选择、区位的空间分布。关于该理论,我们也可以从现实生活中感受到,例如硅谷,也包括国内的中关村,为什么会出现在目前所在地方?非常重要的因素是由于那里紧临大学,有人才。可以说,人才的区位决定了高端产业及其产业群的区位和发展。

笔者认为,关于人才在高端产业群发展中的地位问题,不仅仅是或者主要不是作为应变量的支撑作用,更重要的是作为自变量的引领作用,是发挥人才在高端产业的集群发展中的支撑和引领作用。笔者更愿意说是引领作用。支撑和引领还有特别的含义。另外,怎样发挥人才在高端产业群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支撑或者是引领作用呢?观察世界各国各地区的做法,基本上可以概括为四种方法,四种途径:

第一、收入补贴。

关于收入补贴,所有补贴包括对人才提供高额薪水、安家费、住房补贴等,诸如前文提到广东省对高层次人才的住房补贴税后是100万,还购车补贴,个人应纳税的税类减免或是返还,北京也存在类似情况。上海则规定,对于金融业高管人员返还应纳税额40%。目前国内从中央到地方,这都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这种优惠是非常实际的。这种方法对于吸引、留住和发挥人才的作用有一定的效果,但也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存在:

1、用公共收入补贴那些收入本来就较高的人才,实在是一种穷帮富,加剧了社会的不公,容易引起单位内部和社会关系的失衡。比如像教育部、中科院等单位进行人才引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依靠高额的补贴,这在很大的程度上确实改善了这些个人的生活,但是也使得他们周围的环境进一步恶化。

2、真正的人才更看重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不是照顾和优惠。他们更看重的是能不能有一个公平的发展,使其有能力去做成事,并公平的得到他自己应得的报酬。

3、有收入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有好的生活品质。如果居住的地方品质较差,那么相应的生活质量也很难得到提高。因此通过收入补贴的方法(尽管现在很普遍)来吸引和留住人才的作用是相当有限的。没有资产,没有资本,在当今的市场经济时代,是干不成事的。

第二、增加发挥人才的支持、服务的支持。

人才从事创意、创新、创业没有资产同样不行,增加发挥人才作用的支撑,包括:物资的支撑,现在搭建了很多物资的平台,国家的、产业的、地方的等等,相当一部分都是物资资产;金融资产,现在涉及到了各种人才的基金等等;能力资本;知识的支持;社会的支持。

我国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一直重视增加支持人才发挥作用的资产,目前已经相应的建立了很多这方面的支持,包括数据库等。但是有支撑并不意味着这些资产可以有效的支撑人才发挥作用,我国很多实验室的先进程度不亚于先进国家的水平,但是为什么没有取得一流的创新创意创业的成果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也说明这些资产还没有很好的支撑人才发挥作用。

第三、创新制度或者是体制机制、创新体制的发挥。目前信息公开制度已经建立,还包括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和利用的制度,但缺乏的是知识产权运用。因为高端产业及其产业主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基于知识产权的运作。而这些方面运作的体制和机制相当不健全,开放、包容、公平竞争的就业市场或者是市场准入制度缺乏。现在大学生过剩,给人的感觉是不缺人才,是不是这样呢?当然不是。大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很可能是现有的人事或就业体制存在问题。

如果把某些单位的行政人员工资除以2,同样可以在市场上招到素质更高的人才。为什么这些行政人员可以如此高的工资,而不受到新增的人才威胁?是因为其得到体制性的保护,这些方面都需要改善。目前国家及各个省市、自治区都正在组织、开展到2020年人才发展的中国的和各个省市自治区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也在开展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规划。

人们期待着这两个新的规划能够就保障人才对我国经济发展,高端产业集群发挥引领作用的体制和机制会起到作用。

第四、提升地方品质。上文提到的美国人才专家指出:造性的人才,包括科技创造性人才、文化创造性人才和企业家,他们之所以会集聚在特定的区域,是因为这个区域具有独特的、有吸引力的地方品质。那么这种地方品质,按照该专家的看法主要由三个方面。

1、创造创新的生活的环境,包括环境,自然环境及其之间的匹配。人才集聚的地方大都是建筑环境很有创意,治安环境很优越的地方。像美国的硅谷也是,那个地方是很合适于人居的;

2、这种环境一定是各种不同文化背景、教育背景、民族背景的一个汇集地。在这里,来自不同背景的多元化的人物可以进行交流、碰撞,激发创新,激发创意;

3、这样一些人才集聚的地方,是那种餐厅文化,艺术、音乐、户外活动这些能够创造生动活泼、刺激有创意的生活的这样的一些休闲文化。

美国德州的奥斯汀是一个在世界上非常成功的高科技产业城市,总部设在奥斯汀的高科技企业将近1800,包括IBM,摩托罗拉,戴尔等。过去,对于奥斯汀的成就,人们常常会以这里的产业集聚衍发人才集聚的观点来看待。然而,该美国学者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指出,奥斯汀之所以成功,更重要的是其具有全美数一数二的音乐会与电影,并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以及攀岩、射箭、越野等这样一些户外休闲活动。休闲娱乐的设施、生活的风格以及环境质量等地方品质吸引了美国以及全世界的人才。

这是不是个案或者特例呢?美国学者的研究指出,这恰恰是一个普遍的规律。美国的高科技创新导向的一些高端产业及其产业群的发达的大城市,像旧金山、西雅图、波斯顿都是具有优秀的生活品质、生态环境以及生活方式,所以要发展高端产业,高端产业群,更为重要的是营造地方品质。

过去我们国家及其各个地方在培育发展高端产业群和高端经济的决策之中,往往集中在企业考量的因素,而忽视创造性人才自身决定在何处生活时所考虑的因素,所考虑的地方品质。地方品质也是各个地方产生了吸引、留住创造性人才的非常重要的特点,大家可能经常会听到,一些外国朋友,包括海外留学人员,感觉无法接受的,或者是不愿意永远留下来的就是国内的环境品质、环境质量。

笔者曾问起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后留学美国,现为美国终身教授的人士,对国内的感觉如何。他坦诚地说第一感觉就是受不了,尽管国内已经是奥运之后的品质。地方品质已经成为了我们发展高端经济,发展高端产业群的非常重要的制约因素,我们必须要在我们发展高端产业群的过程中,高度重视提高地方品质。

单纯提供人才收入补贴将会导致社会不公,但如果地方品质做好,所有人都会受益,因为它是公共产品,所以无论从国际的经验,从吸引人才、发挥人才的作用,还是限制因素,以及政策的公平性来看,都应该高度重视地方品质。

总体而言,我国以往强调收益补贴增加资产,但相对忽视制度创新,所以目前的教育体制、人事体制成为改革的最后堡垒之一。故此笔者认为,今后高端产业群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更加强调制度创新,提升地方品质。把发挥人才,支撑引领作用,从主要进行收益补贴,增加资产,转移到主要依靠制度创新或提升地方品质的轨道上来。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发布许可)

作者简介: 杨开忠  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条: 无
下一条: 从诺贝尔奖看日本科技政策[2008-10-28]
【字体: 【打印本稿】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