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朱星华的博客--左右涅磐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8

个人档案

朱星华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4-10-30
日志总数: 20
总点击量: 140205

 

 

日  志

我和羽毛球的故事--北京篇

作者:   分类:生活随笔及其他     浏览:7290次   回复:1次  
发表时间:2010-07-21 12:12:23

 

 

 

......略过各种原因不表吧,再拿起羽毛球拍已经是两年后,也就是来到北京的第二年:2000年。那时我在中科院学习与工作,由于我们所离清华北大不远,就经常去那里打球,开始还是先打篮球,后来在水木版上知道清华的西大饭厅可以打羽毛球,就拎着拍子去玩。清华的学生很容易成为朋友,偶然的在木瓜同学的一次报告会上,结识了NCIC,也就是曙光站的中科院羽毛球俱乐部(中科院现在也有很多羽毛球俱乐部了)的初创人BAD和CMM,大家投缘,于是我加入了生平第一个真正意义的羽毛球俱乐部——NCIC俱乐部,直到现在我仍然保留着资深会员的身份。
 
 
那时,我们一干人就经常在清华的西大饭厅(后来有了综合馆)和北大的五四球馆一起活动,和附近高校的球友们打球,那时打球频次还是挺高的,每周都会有两三次。那时清华的牛、骡、猪、狗(水木版上的ID名)和现在也活跃在北京业余圈的肖宽,是我们主要的交流对象。
 
 
中科院同教育部分属不同的体系,但经过协商,从01年开始到03年,我们NCIC代表中科院连着参加了3次北京高校羽毛球赛。战绩最好的一次好像是第四名吧,反正第一总是北交,第二总是北大。在这些比赛里,见过了(认识对方但对方不认识你的情况:-))现在活跃在北京业羽的一群高手,赵颖川、韦汉宇、望开立、冯亮、陈加尤、欧阳泽曼、王振(回头一看,主要还都是北交、北大、北体的),也结识了后来在羽毛球器材领域表现出造诣的北航小徐。
 
 
但回想起来,我们这群人的圈子仍然不大,比如圈子里鼎鼎大名的郭晓宏、陈光伟等京城业羽名流,我直到05年,才在北航小徐组织起来的北京高校羽球联盟里的活动同他们初次交流;我在NCIC几乎没有参加过北京的社会羽毛球比赛,不知是不是学历上又进了一层的原因,对比赛输赢看的很淡(心中的恶魔哪去了?)。而且随着在中科院学习工作的结束,我进入科技部研究中心工作,羽毛球又一次同自己的生活变得若即若离
 
 
......雅典奥运会后,很长一段时间又停球了(雅典奥运会上我喜欢的球星陶菲克得了冠军,不过这跟我这次中断羽毛球没有直接关系,不过时间上恰好是这样的:—)),主要是工作任务加重,出差频繁,两相权衡,只好挤占业余活动时间。
 
 
直道05年4月初吧,工会干部说9月要举办国家机关第二届运动会(第一届是上世纪的事了),其中有羽毛球项目。于是我又开始挥拍打球积极恢复,在那个来北京这么多年第一次留守在京的5.1,我报了一在中医药大学举办的业余比赛(什么名忘了),记得开幕孙海鹰和吕丽萍夫妇及陈金和龚伟杰还弄了一表演赛。那时我在蓝天报名,同今日之高手小甘相识。结果报名时和他闲聊的谦虚都在那次比赛中应验,连小组赛都没出线(出线是16强吧)。那次比赛冠军是陈欢,肖宽第三,小甘进了8强。记得肖宽赛前看到我的小组名单时说,“这哥们跟我打过,得不了几分,你拿下他没问题”。更令我郁闷的是,裁我比赛的恰好是中科院的一羽球爱好者,赛后诚恳地跟我说,“你发挥得真差”。
 
 
丢人丢大发了,发现仅凭一周在NCIC打一次球是没那么快恢复了,一来中科院也在准备国家机关的比赛,NCIC的几个哥们被选了过去,我们成了对手;二来每次活动都只打双,而我报得是男单。从95年学球算起,断断续续快10年了,这才是第二届国家机关比赛啊,我必须要认真准备经朋友推荐,我作了狄娜的学生,历时一个半月,每个周末由她教我练球。几乎是从头学起,除了杀球以外,差不多所有技术都过了一遍,加上一周还有一次在NCIC活动,我很认真地开始参加05年9月的国家机关羽毛球比赛。在参加国家机关羽毛球赛前,科技部工会先组织了选拔赛,通过本次比赛,我不仅取得了男单冠军,并和同事赵延东将男双冠军收入囊中,而且结识了部系统内一大批羽毛球爱好者,成为了好朋友。
 
 
虽然是国家机关羽毛球比赛,可是组织水平并未显出有多高超。经常有大片场地空着、运动员闲着、造成时间拖沓的情况,记得我还在看台上听取了陈兴东关于比赛应该怎么组织的高论。那次比赛有不少大牌,像女单第一是代表公安部的尧燕(前国家队女单2号),混双第一是体育总局的陈兴东/韩莉(国家队双打教练),女双第一是体育总局的农群华(前世界冠军)/(名字忘了),男双第一是体育总局的林诗铨/(前世界冠军)(名字忘了),男单第一是科工委的付庆镕(前国青队选手)。
 
 
还是说说男单吧,前四是付庆镕、赵颖川、王振和陈映林,小甘(当时小甘混入了铁道部)、于洋(张宁老公,被王振淘汰)、吕京克和我并列第五。组委会显然还是做了功课的,144名选手分了8个区,32个小组(小组里有4名选手也有5名选手的),每个区都有一个在羽毛球圈里小有名气的人,在1/4决赛前不会碰到。
 
我那个1/8区里应该是北京腾龙俱乐部的炳立兄把关,我俩在1/8比赛相遇时,互通姓名之后,记得他问了我一句话,“以前没见过你,在哪打球”,我答,“主要在学校,不怎么参与社会比赛”。这也算一小冷吧,赛后和他互留手机,后来他到我们单位办事,还通过电话,但自那以后就又没再见(充分暴露我打球不够勤快,范围不广啊)。
 
1/4比赛是和小付打,他人真不错,我们商量好他不进攻,让我快乐的结束了本次参赛旅程(之后和小付还有交流,他人很厚道,球品如人品)。本次比赛之后,我的羽球圈子一下大了好多。
 
 
科技部工会在2005年12月成立了科技部羽毛球协会,我的大头--王元出任主席(王元院长的左手打法相当飘逸),我为主席具体操办会务任秘书长。截止2009年,羽协先后又举办了3次部系统羽毛球赛,为了调动和鼓励更多的同事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以团体赛事为主。略微遗憾的事,由于大头工作太忙,与比赛时间数次擦肩,所以作为部内公认的最强队一直不能以最强阵容出战,从而与团体冠军交臂。
 
 
国家机关比赛之后,偶然在人大和如今忆石掌门北京之练熟识,于是从06年始,我就扎在忆石了。记得那年忆石为庆祝自己的球馆开业组织过一个小型比赛,比赛前两天的晚上,我和王朝晖为准备比赛练球,之后吃饭闲扯,饭桌上球友听说我第二天还要踢足球,就说了一些避免受伤的话,我也满口答允。结果第二天我就折在足球场上了,右腿腓骨骨折,足球场上的业余选手犯规却相当专业。唉,这一歇就歇了大半年,06年的下半年和07年的上半年也没参加过什么比赛,基本就是休养,偶尔参加俱乐部活动,直到07年下半年才恢复到一周参加一次俱乐部活动的强度。不过我们忆石掌门还是比较称职,请了原重庆队的余鹏教大家练球,不至于让我掉队太多。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08年的工作很忙,所以很多打球活动还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能一直持续规律地参与,但是08年却是我代表忆石俱乐部参加活动最频繁的一年:雪灾期间,参加了“吉诺青鸟”的邀请赛;地震前夕,参加了“天狼杯”的团体赛;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前,参加了首届“YONEX"羽毛球大奖赛;大学英语六级试题泄露的日子,参加了富力特(华人联合会)杯羽毛球单项赛(取得了男双第三)。以赛代练,在俱乐部里找到了相对固定的双打搭档满都拉,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八年前我们就已认识。

[评论人:段小华] 评论时间:2010-07-27 23:19:27
记性真不错。发现你的毛病了,括号太多,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