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不惑斋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10

个人档案

房汉廷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5-05-23
日志总数: 152
总点击量: 838077

 

 

日  志

信仰与幸福

作者:   分类:科技与社会研究     浏览:3983次   回复:7次  
发表时间:2012-09-09 14:10:10

信仰与幸福

房汉廷

 

编前语:201298下午,星期六,清华大学主楼226室集中了一批人,开着“当代中国人幸福观研讨会”。机缘巧合,我也鬼使神差地被当作专家获邀请参加。这样的研讨会,听会者惑之,讲演者又何尝不是惑之?这篇博文就是我在一片惑然之中的录音整理稿。

 

参加当代中国人幸福观的讨论,于我是第一次,非常感谢主办者的邀请。关注和体会、研究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观是我持续了很久的事情。因为它不仅关乎自己如何看待幸福、创造幸福、享受幸福的内省问题,也着实关乎着自己所在家庭,所处族群以及更大范围人群的幸福之源问题。

一、幸福感与幸福观

关注幸福,不因民族、种族而异,不因富贵贫穷而分道。所以,追求幸福,享受幸福是一个人类灵体特有的精神活动。如果给幸福下个定义的话,那么它就是一种持续的满足感。短暂的满足可以视为快乐,只有持续的满足才能称其为幸福。

我们很多人经常误把快乐当作幸福,所以经常会出现患得患失的现象。一次愉快的对话,一顿美食,一处美景,一个美人,都可能给你带来或长或短的快乐,但这些快乐有起有落,有始有终,快乐之后或许是更大的快乐,也许是更大的失望甚至是痛苦。当下社会看到的种种苦楚或快乐,多为此类。有大房子还想有更大的房子,有了漂亮的妻子还想有更多的美丽情人……显而易见,快乐是幸福的片段化表现,但它绝对不能代表幸福本身。

为什么只有持续的满足感才是幸福呢?尽管幸福感是个主观的事项,似乎千人千感,万人万变,但是真正决定幸福感的还是幸福观。有什么样的幸福观,就有什么样的幸福感。一个生活在藏原上的牧民,笃信着藏传佛教,每年把自己所得经济收入大部分敬献给布达拉宫,他感觉很幸福;一个生活在北京,拥有着半个城市财富的老板,心悬着无处安放,未必会感到幸福。

由上可见,决定幸福的决定因素是幸福观,而决定幸福观的决定要素又是什么呢?有人说是物质,有人讲是精神,这两个说法或兼容的第三种说法已经持续了几千年。物质匮乏的时候,小小的物质满足也能带来比较长的一段满足感,但一旦这种物质满足不再因匮乏而是因丰腴而得到时,满足感就会骤然下降。精神匮乏的时候,同样一缕新思,也能带来相当长时间的快乐,但一旦这种精神新思被科学证伪或被其他心思击败,骤然出现的是更大的失落甚至崩溃。中国“五四运动”造成的传统崩溃,“文革”后期产生的共产主义崩溃,以及2008年以来产生的市场精神崩溃,大致如此。

物质、精神都是构成快乐的要素,但只有提升到信仰,才能够成为决定幸福的关键。因为所有的幸福与不幸,都直接或间接地取决于当事人心中的那个幸福观。

二、中国人之信仰与孔孟猜想

当下中国人实在是一个可怜的群体。高级知识分子满嘴说着流利的英文,却坚决不信基督;腰缠万贯的巨商大贾,心中之佛只是自己的一个保镖;引浆卖粥者,心中所想又多为“金钱万能”。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从各个层面和每个的心中,都或多或少地心生困惑:我幸福吗?我的幸福在哪里?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前,物质的匮乏和精神的盲从,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了这种幸福之考,那么在中国经济急剧增长,物质相对充裕的今天,关于幸福之考已经到了空前的高点。如果社会大多数人找不到幸福感时,社会将会是多么的燥狂啊。因此,要诊治当下中国人的幸福感低下之症状,核心还是要寻找到中国人的幸福观。

幸福观决定于什么?决定于虔诚的信仰,是那种笃定式的,可以是恒久不变的。惟有如此,才能给人带来持续的满足感。

中国人有自己的信仰吗?中国人有过很多信仰,如自然界的神灵,天竺来的佛,阿拉伯来的真主,西方来的天主以及基督等。当然,长久影响中国人信仰的其实更多的是儒家思想,只是在当代被遗弃了。正是这种遗弃,遂导致了当下中国人信仰的大缺失和大灾难。

孔孟如何界定幸福的呢?他们没有直接说,但他们的说法告诉了我们信仰什么。孔子在《论语》中讲到了“仁者爱人”,更表达了“百行孝为先”的行动准则。显然,孔子的信仰是“爱”,“爱”的行动是“孝”。继孔子之后的孟子在《孟子.离娄上》明确指出:“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不孝中无后为大”。

孔孟之说,核心是何?显见最核心之思想是告诉人们:我从哪里来,来后应该做什么,之后再到哪里去。从上述孔孟思想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我们不难发现:我们的前生来自父母以及祖上,我们的来生在子女以及子孙身上,而我们当下要做的是赡养双亲,养育幼子。

多么简单的一个人生模型。这些困扰每个人的终极问题,两位先贤很简单地就帮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前生和来生,自然也确定了我们的基本职责。这个简单的线性模型,让我们有了一份出奇的安定和笃定,即使再困难的生活或再难受的死亡过程,只要看到或确认自己的来生已经存在,那种欣慰又是何等的坦然。知道有直接的“彼岸”且已经到达,能不幸福吗?即使过程看似千辛万苦,实则幸福无比。

孔孟模型并没有简单地停留在爱自己和爱家人上,它还扩展到了爱家族,爱部族,爱民群等更广义的大爱上。我们不妨把这种扩大称其为信仰的扩展模型。在这个扩展模型中,同样可以看到:一个人可能与很多人具有相同或相近的前生信息,如哪一代的祖宗是同一个人,即使非同族之人也可能因为姻亲的缘故而出现了混源信息。正因为有了这种更为广泛的前生、今生、来生的认同,才会出现舍小为大,舍今为后的壮烈之举。

这些渗透在中国人血液中,体现在中国人行为中的信仰,一直是中国人安定、祥和、乐观生活的基石。综观秦以来中国之社会,大凡此基石稳定则社会稳定,此基石动摇则社会动荡。

三、孔孟猜想的科学验证

孔孟猜想曾经被我们的先人们笃信不移,但其后特别是到了近现代以来,则遭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第一种冲击来自各种宗教,如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第二冲击来自科技。对第一种冲击,经过1000多年的明辩,至今尚不能说有了明确的结果,对第二种冲击,经过几百年的验证,如今可以说尘埃落定。

遗传学明确验证了每个人都是一个受精卵(关于用体细胞在克隆条件下完成的人,本文暂不讨论),而不是任何人外力量创造的。近年的基因学又进一步证明了人的90%能力来自基因,10%来自学习,特别是Y基因可以在一个家族中的男性中永续传递。当然,如果哪个人的Y基因变了,那肯定是哪代老祖母跟其他的老爷爷好了才出现这种问题。

上述科学验证,明确地证明了我们每个人本身都是一套基因的传承者,在体验幸福感的时候,通常都是是通过责任和直源的传递产生出来的。这也就是一个人很自然地产生出爱自己、爱孩子、爱父母的感觉。再扩展起来,每个人对自己所属家族、民族的天然偏爱,则因为因为你和他们具有近源性和混源性的传承关系。

至此,我们是不是不再觉得孔孟猜想是空穴来风呢?我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在那样一个鸿蒙未开的时代,就有孔孟这样的先贤告之了我们如此重要的人生密码,使我们清楚地知道了自己身上不仅有人性同时也存在神性。集人性与神性于一体的人,还需要向其他神祗寻找神性吗?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皆是向人以外去寻找神性,而惟独儒家思想提出的神性在自我身上这样科学的猜想。

中国人(主体上)为什么一直是一个与人为善、协调、爱人的民族?核心就在于这种人性与神性合一的核心价值观造就的信仰基石。观察历史上以及当下社会出现过的这样或那样的动荡时期,一个核心问题都是因为我们抛却了这套核心价值观。而当我们强盛和谐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这套价值观回归或者我们重新又相信的时候。有了神性,人才会塌实、安定、祥和,才会真正体会到持续的满足即幸福。

四、回归信仰基石方能得幸福之果

既然信仰是幸福之基石,而中国人又有祖宗留下、现代科学证明的天道人伦,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弃而不用呢?用之、信之明智而幸福,弃之、妄之不智而痛苦。

为此,我认为解决中国人之幸福感淡薄或缺失之要务是回归我们的传统传统价值观和信仰,让这套被科学明证过的思想指导我们的人生,才可能真正使中国人获得大意义上的幸福。正像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在20世纪70年代曾经说的:未来统一实世界的力量必然不是来自暴力而是来自一种核心价值观,而这种核心价值观惟有集人性与神性的儒家价值观可担当。当然,我们不是简单静止地回归传统,而是继承发展并重地传承。

心有地放了,还有恐惧吗?人性中有了神性,幸福还会跑掉吗?

 

 


[评论人:韩言铭] 评论时间:2012-09-10 21:57:36
心有地放了,还有恐惧吗?人性中有了神性,幸福还会跑掉吗?持续的快乐!
[评论人:] 评论时间:2012-09-11 21:08:55
读此佳作,我心亦豁然!
[评论人:徐光陆] 评论时间:2012-09-13 18:06:59
房老师分析很透彻,谁来帮助我们回归传统价值观和信仰,在一个长官意志主导的社会,在一个充斥腐败、不公和不诚信的社会,人心如何落地平静?坚持信仰,需要自助,也要他助。
[评论人:骆庆生] 评论时间:2012-09-13 23:03:15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9-13 23:43:26
关乎信仰的学问,若自己都不信,还叫什么东西。如今之社会,特别是所谓精英层,总是弄些自己坚决不信却要别人非信不可的东西。这种状况,在相当大程度上正在使中国走入死胡同。我不认为流行的东西一定就会久长,但它确实可以对系统内的人造成极大损伤。孔子所处时代也是礼崩乐坏,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殉葬。
[评论人:张九庆] 评论时间:2012-09-29 10:35:25
信则幸,服则福。
[评论人:赵成] 评论时间:2012-11-15 13:48:08
人性与神性的结合,缔造真正的幸福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