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不惑斋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10

个人档案

房汉廷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5-05-23
日志总数: 152
总点击量: 843964

 

 

日  志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7-17 15:04:42
目前对高新区的发展模式多种多样,有城市型的,有功能型的,也有产业型的。你说的那种把高新区作为一个新区或新城的做法已经比较普遍,如西安高新区、浦东新区等。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8-14 10:46:18
非常感谢张先生和王先生的抬爱。实际上,我也只是尽本份而已。身处北京,很多条件要好于地方,特别是信息资源方面,所以做点事情是自然而然的。相反,要在地方做出一些事情(主要是研究),掣肘因素可能更多。
8月7日,国务院发展中心请我去谈一下高新区发展的问题,我也深觉这是应该着力总结和推新的一个领域。过去我只是涉猎一些,并不深入,特别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加以研究。
顺便把我会议闲暇时的一首打油诗附上:

国研

峰峦叠嶂上国研,
道路崎岖何堪言。
为使青山多黛色,
愿把暮春作华年。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8-29 10:24:04
不在飘零处,不知飘零苦。写作此文,意在表达部门内研究机构有力难使的窘况。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8-29 11:26:31
首先对几位同仁给予的支持表示感谢。科技体制事关整个科技事业的未来,不能从书斋到书斋,也不能照抄照搬。因之,我尤其希望在基层工作的朋友能够提出问题,并从这些问题中寻找共性的和可解决的。我正准备值此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发起一次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大讨论。有赞成的同志,请支持、参与。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9-18 20:30:02
谢谢小林和九庆的实证与批正。我们都扮演着被人用和用人的角色,经常做一些思考并践行之,可能对人、对己和对事业都会少一些掣肘,多一些动力。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5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9-18 20:34:29
几位仁兄的意见我看后非常受鼓舞。一国家、一团体、一个人总应该有些批判精神和建设能力。当然,作为一些把研究问题作为职业的我们,更是责无旁贷。尽管有时说话别人不爱听,但总需要有人把“皇帝的新衣”说破。我就是这样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9-18 20:36:55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是项大政策,以如此强度激励和奖励企业创新是空前的。唯愿企业用好,也希望在实践过程出现一些问题能够及时反馈。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09-18 20:40:18
九庆提的分类意见非常好.我想把问题局限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创新主体上加以讨论,希望大家就此发表看法或提供案例.国家搞16个重大专项,用户是至关重要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5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0-06 09:47:10
谢谢朋友们的关心。我曾经很是欣赏“菩提本无主,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故惹尘埃”的,但是看过梁漱名先生“为学求入世,为官思出世”的哲学理念后,深刻地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一介布衣,更可以宽松地思考国家事情,因得失无从说起;一个官员,更可以便利地考虑少做“坏事”,因自做“恶”为害更大。
如今我也到了管理部门,还需要战略网的朋友们多加帮助和提醒,免得有了恶行而己尚不知。
我依然会在战略网说三道四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7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1-11 22:51:25
刚从重庆返回,遍听的士司机嘘叹。谁与这些人代言,谁为这些人执言,谁考虑过他们的冷暖?刚一罢工,就有人传出有黑恶势力介入,那些真有黑恶势力介入的事情怎就没有一种力量去荡涤呢?九庆良心未泯,一首《罢了罢了》一定是混合着泪水写成的。一个人,一个社会,如果没有良心,他(们)还能持久吗?四川遭受了那么严重的地震,我们只是捐助了一点点东西,就有人马上说不能让他们(受灾者)产生过度依赖心理,想想这是人说的话吗?如果换位看看,说这话的人是不是还这样认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1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1-17 00:03:58
有直先生文如其名,直击中国科技体制弊端,并条陈缕析地给予了阐述,实为难得。实际上,中国科技体制之垢,有如“皇帝新衣”,但天下人“哑然”,故“天子蒙羞”于今。今有有直先生等率直而出,或许有机会改变了。我们的科学家是物的世界的翘楚,至于如何做一个德行高尚的人,至少有些人是有大改善余地的。科技界被人诟病,应该反躬自问才是,但现在辩解的声音似乎更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4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1-29 17:06:11
感谢何先生发表的评论。一个事情是否需要做,不仅是现实需要和现实可能,很大程度上还需要共识。像你这样的专业人士尚有如此多的困惑,可见这项工作还有相当大的难度。
你说的很多意见都非常好,不过说到“受益者”可能大误解了。这里所谓受益不是得了多少收益,而是加快了科技成果产业化、财富化进程,为全社会创造财富的意思。当然,对于科技主管部门来说,看到自己前期的部署有了现实的成果,也自然是幸福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2-08 16:12:03
这里是我们的一个交流、展示平台。你常来这里吗?关于科技银行的事情一直在推进中,只是科技部和银监会的阻力还比较大,前者是认识问题,后者是作为问题。有许多事情不是不该做或不能做,而是管事的人不懂就做不了。我的工作已经不是理论、政策和工具创新,更多是讲事实、举例子,让人们更通俗地理解科技银行是什么。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7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8-12-31 15:59:44
永杰提的意见非常好。节后向你当面求教有关科技经费监管事项。祝节日快乐。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0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1-04 20:00:38
永杰的文章《科研不能成为高耗产业》已经拜读,字字震撼,句句让人心悸。效率低下,久久不见成效或者高投入低产出,早已被一些人认为是“科学技术研究的规律”之一。我虽然也研究过此问题,但多属于倒推结果型而非客观之作。因此,看到你这篇文章,看到终于有人揭示其中的问题,甚为感激。这几天我出差在外,回来一定拜访,为中国科技大计也必须秉笔直书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2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1-11 15:27:35
写出来美丽的东西常常是用昂贵的代价换取的;写出来平淡的东西可能已经把美丽独自享受了。我们的生活中,不仅仅只有工作,还有一些你生命中重要的人需要你去关心、关爱。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2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1-11 15:30:04
孩子是奔着我们来的,也是我们给的通行证。幼时得到父母的关爱,对他(她)将是一生的财富。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2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1-21 14:14:08
中国的VC不成功或不太成功,常忘记了VC的两个要点。要么畏首畏尾,自己不能逢春播种;要么急急火火,非要今天投入明天就产生金蛋。许多单位用人也有类似情况,总看不到身边人的潜力,总想一下子来一些高级人才。
高级人才从何而来呢?哪个单位的人才都需要时间成长啊。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4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1-21 16:54:28
本文纯属虚构,如现实生活中有所雷同之案例,一定属于巧合。请各位“宠物猫”切勿对号入座。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3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2-18 16:53:51
以时下标准衡量,中国科技经费已然不少(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会更大),但与之相对应的整个中国科技界的成果却难掩羞涩。科学家们讲是中国的科技体制、机制不行,科技管理者们讲是科学家们不能善待、善用金钱。我也做过多年研究工作,也承担过很多国际项目,其复杂程度比我们的多多了。当然,国际上多数国家是全程序管理,而我们则是重立项,轻结果。希望大家多出主意,事关整个科学技术发展之大事,不能不谋定而后动。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37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2-26 17:46:38
朱先生的评论很好。我想请您就某个科技专项(有管理办法或你说的没有管理办法)做个解剖,是否可以?我们都是国家科技工作者,建设意见尤为重要。建设意见不怕具体,越有细节的东西越难做。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2 08:58:43
我一直参加某重大专项论证和项目评审,有关经费管理是最薄弱的环节。虽然有个原则性的意见,但实际难以操作,尤其是无法核实其预算的真伪和大小。最近评审的某个项目,课题执行者要求国家资金3000万元,而国家课题指南是1000万元,评审时有专家提问:如果只有这1000万元,你们能够完成预定任务吗?课题组毫不犹豫地回答:没问题!乖乖,预算差了2000万元,任务居然不受影响!我真的不知道预算还有无意义。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4 15:22:14
重大专项的重要任务是实现我国在某些领域的跨越,打破长期以来国际的技术封锁或高昂的技术使用费。但从我参加的一些项目来看,绝大多数都是国内正在做的一些项目的“再包装”。这类“包装”几乎充斥了所有重大专项,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所以,要靠这些“伪高端”去实现“跨越”,恐怕只有“做梦”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4 15:24:32
帖子提出后,得到大家的很多支持。除了大家想办法加强监管、提高成效外,还希望大家能够找一些案例说明我们的重大专项组织是优是劣。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5 08:42:54
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结合的模式我是完全赞同的。问题出在我们给企业设定任务和目标时,企业在与政府博弈中总是胜者——降低技术指标难度,轻松完成任务。这种现象其实也不奇怪,政府侧没有收敛的利益和责任主体,而企业侧是明确的、具体的。因此,很多西方国家在组织大项目时,都构建一个具体的责任和利益主体(有时是长期的,有时是随着任务结束就结束的),以此来规避相应的风险。我们这种延续一般科技计划的分钱模式,着实让人担忧。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6 11:16:19
科学技术活动的不确定性问题一直是我们逃避科学预算和绩效评价的挡箭牌。不管是哪种类型的科学技术活动,投入的都是人力和物力,人的成本是可计算的,物的成本也是可计算的,自然项目经费也应该是可计算的,当然会有一定误差。不管哪种类型的科技活动结果也是可考核的,即使是基础研究也同样可以考核项目承担者的R&D时间和经费使用类别。我们现在一些项目承担者承担了项目却不投入研发时间,接受了国家经费却不搞实验和调研,甚至一些旅游项目费用都成了科研花费。因此,过多强调科技活动不确定性,实际是逃避问题的实质。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09 14:31:56
先出成果再评定,然后给钱,肯定是重大专项实施中的一种给钱方式。这种“后补助”方式会有一定作用,但不能放大。试想:如果企业自己都做出来了,有无政府的钱已经不重要了;政府的大部分钱本来是支持那些有技术实力但经费不足者进行攻关的,而不是对成功者进行奖励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13 13:57:02
重大专项是2006--2020年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期间凝练出来的项目,目的是在重大、关键领域形成突破。当然,由于目的不同,选取的重点也有不同。所以,今天所说的重大专项是指这些经过充分酝酿、遴选、论证过的项目,至于还有没有更重要的项目应该纳入其中,我想这是不需要说的事情。关于重大专项经费使用和监管问题,我希望大家可以进一步聚焦一点,可以谈通用性的规则,也可以就某个个案性的专项进行分析。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18 13:16:19
闯是以硬碰硬,混是以柔克刚。每个人的实力不一样,每个人承受失败的能力不一样,选择一种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和态度,去和世界相处,可能是必要的。当然,黄先生喜欢闯世界,是值得敬佩的和尊重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2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18 13:18:25
意见都是好意见。看来不在虎穴,还真的不知道虎崽在哪里。谢谢大家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3-20 13:55:31
我不是技术专家,很难对你的成果发表评论。不过,我建议你与我们部ITER办公室联系一下,他们主管与欧盟合作的核聚变项目。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协助联系。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4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4-08 16:29:06
你的《科研经费的全过程管理》有许多有价值的提法,我也在研究。我想在月底开个小型座谈会,一定请你参加。
至于创业板问题,这是个研究了十年的老问题,目前试验的成分可能更大一些,赞成与反对现在都不宜下结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7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4-08 16:32:16
看到刘峰先生的评论与见解,深以为是。你能否就其中的一个重大专项详解一下你的监管办法吗?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4-08 16:35:19
现在有人提出了重大专项经费使用可以采用报帐制的方式,大家是否觉得可行?请懂行的专家发表观点。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5-04 07:39:59
谢谢永杰对我博客的长期关注和支持。生于斯时,长于斯地,感怀感念那些哺育我们的先人,不仅仅是思念,也是心灵的诉求。本人不才,博友们见谅,在一个非常严肃的专业博客群中过多地诉说个人的内心世界或许是不和时宜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9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02 16:50:25
这几个观点都很好。研究问题就要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只有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好办法。这几个问题,如果把一个研究好了,就是大贡献。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6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02 16:52:36
真正让这些工具走出书斋,我们需要做很多工作。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5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02 16:59:36
朱敏这个人不简单,我熟悉。中国就缺少这样的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4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10 15:04:12
作为一个研究战线的老兵,只剩下一些余热了。谢谢弟兄们捧场。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67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10 15:10:44
重大科技专项牵动着科技界、产业界和政界,但它确实有些复杂(包括客观的也包括主观造成的)。希望大家找一些案例(国际、国内均可,工程化和非工程化的均可),做些解剖“麻雀”的功夫。同时,也希望有部分研究者更专注地研究重大专项,这是一个尚未被真正开发的研究领域。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11 15:49:11
“放大抓中育小”更具有战略意义,只是目下中西部的高新区中、小部分太弱,存在一定数量的“抓大”也是必要的。对于自然演进的高新区,不存在太多的问题,而对于行政推进的高新区,调整发展思路则至关重要。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67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22 11:23:12
学术问题从来都是大浪淘沙,再过五十年,那些垃圾自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时间是最好的评价机器。现在大可不要太在乎谁发了什么论文,而应在乎发了具有什么价值的论文。
我每年最头疼的事情是博士生论文答辩,先不说内容好坏,仅一个抄袭以及抄袭多少就颇费思量。
至于有些大官去弄博士学位,风险就更大了——自己不做论文,也舍不得银子,最后接受任务的人只好给他剪贴(算好的了,不然就全盘抄袭)一本,应付了事。
时下风气如此,轻者自清,浊者自腐。甚至战略院的年轻研究者也常做梁上君子。
见多了,已经无语。只是规劝一句:如果到学术圈混混,怎样都无可无不可,但要想在学术圈吃饭,最好还是本份为好。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61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6-30 13:51:27
目前绩效评价问题在我国刚刚起步。江苏做的比较好,特别是其省里的重大创新专项。至于部门,目前都不太理想,有些试点的过于烦琐无法操作,有些过于形式化,没有真正评价意义。
科技项目绩效评价的事情,是基于巨大财政盈余下的公共支出由分钱财政向权责财政转变产生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6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8-07 02:19:32
云是泪水凝成的,道理是吃亏后明白的。我等已是昨日黄花,愿为后来者多树一些标识,免得青年才俊浪费生命。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67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8-07 02:30:26
丁先生过誉了。我也是一个混合着多种低级趣味的人,只是多了一些忧思和担当。年轻时也轻狂,也愤青;中年时也贪婪,也促狭;近老年时方知大象希音,有容乃大。我至今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我愿意为我所属的民族和族群服务终生。或许这仍然是一种偏狭,但还没有理由让我做出改变。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4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9-10 00:27:23
本来都是些常识,但由于混水摸鱼的人太多太有权(威)了,才生出这多无聊来。不过,列出来也好,至少达到以正视听的效果。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2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9-17 22:14:38
小华,你所在的单位有些怪诞,相信你是知道的。没有人说你不行,也没有人说你行,没有成果少不行,成果多了也不行。我昨天参加了投票,一言未发,也许不对,但至少对个人是公平的。对照一下吧,是少了还是多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3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9-29 10:41:06
勾陈的很好。建议能否把一些细节找出来,如政府、企业等各类主体之间的文书约定等。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5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9-29 10:43:35
两个才子,留在战略院可惜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5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11 15:24:41
发几张班芙的照片,与大家分享。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9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11 15:42:30
黄河还有水入海,真的要庆幸了;黄河口还保留一点美丽,实在万幸了。黄河遭受的苦难太深太重了,现在即使是浊泪都难得一见了。让我们每个人少一点贪欲,给母亲河些许的休息吧。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9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12 19:38:11
这个问题是个有很强现实意义的话题。我和一些爱好者曾经做过一些工作,后来因过于敏感搁置了。赤东在一个公开论坛上提出来,非常好。建议你做一些深入的研究,包括理论、案例等。从国家层面,建议认真梳理一下丹麦、芬兰的科技组织。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7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16 17:10:48
希望我们参与这个平台的同仁,珍惜这个平台。最好不要把一些过于幼稚的事情拿上说,这位王先生显然不知道什么是高新区,居然敢接招研究高新区。同时,希望大家平心静气讨论问题,漫骂是与事无补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1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17 14:16:30
对你的勇气和热情我是非常赞赏的,但人不能什么都“无畏”。当你知道的多了,你就知道怎样做了。自己看看自己这段文字,有多少错别字!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1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20 09:15:42
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下周是否有时间给我们做个报告?电话:13321127336,邮箱:fanght@most.cn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1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20 09:18:23
低碳经济更像个阴谋。随着技术的进步,能源很可能不是制约因素。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1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1-25 18:16:40
请尊敬的网络管理者加强管理,不要使一个专业博客变成“垃圾话”的“垃圾箱”。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2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12-21 13:14:41
其实,创新基金项目首要选择就是是否有专利、专有技术,然后是这种知识产权的财富创造能力。创新基金不同于863、973,它强调的是已经形成的技术或技术基础以及把这种技术财富化的企业制度安排。希望大家有时间关注一下创新基金的评审要求,可能对于符合条件的项目或企业会有很多帮助。国家科技计划是分很多种形式的,不能按一个模式评价。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86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1-11 09:59:58
是的。我是1985年内大经济系毕业,同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继续读书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54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1-21 01:34:08
建武先生的建设性意见和案例非常好。市场经济条件下,举国体制的优势如何发挥?做的好,优势放大,成功加快;做的不好,造成缺位或越位,出现“过激励”,结果是劳民伤财,事与愿违。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1-21 01:39:21
人人皆尧舜,只是少人为。
岁首窗前雪,以为早春梅。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60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2-05 16:28:07
人生很多缺憾,都与“差不多”的理念与行为方式有关。我的失败也多源自于此。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1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2-12 09:47:42
这个悖论的核心在于小我与大我的内在冲突。小我都是厌恶风险进而回避风险的,而大我要求直面风险并解决风险;小我都是回避自身问题进而讳言自己和身边事情,而大我要求从小做起、从自身做起。事实上,今天说真话者,很多问题的始作俑者也是他们。当然,作为最顶端的发动机,喜欢什么、倡导什么、激励什么同样重要。美国某位总统有句名言:不要听我说了什么,要看我给你的预算是多少!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3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2-12 09:54:30
科技界应该是最具有“偏执”精神的,历史也一再证明很多“定论”是定不住的,但现在到处都是一团和气——做的好说非常好,做的一般说很好,做的比较差说好,哪里还有不好呢?经济界要比科技界好的多,至少还有一部分有良知的人在表达真相。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27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3-18 14:44:35
做研究是件好事情,因为你可以发现以前人们不曾发现的事情,或者纠正讹传很久的事情;做研究也是件坏事情,因为你的发现未必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就像“日心说”会颠覆教会地位一样。不能穿透事物现象看不到本质,看到了本质而不说出来,犹如看人将要溺水而不提醒。做战略研究,应该是立足现实,穿透历史。否则,我们就是混饭吃的。而如今,不混饭吃的越来越少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3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3-18 14:57:48
创新基金项目目前已经成为一大批中介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这种情况,不仅是我,而且基金的管理层也都有所发现。产生的根源有二:一是创新基金项目评审完全看材料,立项后也基本不检查、监督,所以留下了天然的漏洞;二是对科技中介公司缺乏基本的管理和监督,对其职业操守也失于监控,以致不良公司大量孽生。你是一个初入道者,反映的问题也非常好。目前国家科技计划管理确实进入了一个“悖论循环”的怪圈之中:程序越规范可能越不靠谱,而一些并不规范的管理,有时反更为真实。我们共同努力研究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吧,真正把国家的资金用到真正创新的人身上。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76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4-05 17:40:02
重大专项的战略目标是实现我国在一些产业领域的重点跨越,更多是从战略产业出发的。建议大家还是先回到《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看看有关重大科技专项的界定。笔者这里讨论的重大科技专项也仅指此“重大科技专项”,一切延伸或演绎均不在讨论之列。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4-30 15:11:28
天下多为浮华所惑,人多为浮光所引。不再钦羡浮华之美,只是我个人越来越切身的感悟和感受。单纯的观赏价值犹如虚拟经济,崩坍是迟早的事情。我愿作一棵水稻,不为吸引路人侧目,只为秋后能为人们果腹。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2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4-30 15:14:00
不是我的努力,是一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对于新事物,人们总会有一个或长或短的接受过程。为其事者,要有耐心,要善于沟通。科技金融未来的路还相当长,还需要大家共同推动。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0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4-30 15:18:14
有什么样的体制,就有什么样的机制;有什么样的机制,就有什么样的工具。我相信,无论是通过体制创新,还是通过市场深化,都可以解决好“收益--风险匹配”的问题。游戏规则的核心,就在于此。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99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6-10 09:25:22
贾老真的走了吗?这样以为长者、智者和责任者,怎会真走了呢?我虽然调离战略院工作两年多了,但从没有感觉到和战略院的人和事分离过。与贾老共事,主要是在2002、2003、2004年前后,他的责任与睿智,深深感动和折服了我,也坚定了我推进、推动科技政策工作的信心和决心。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7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10-12 09:19:58
谢谢小韩。文集已经在出版社排版,估计年底可以印刷出来。对于想要《文集》的同仁,前100人可以免费赠予。有需要者可以把地址发到fhtkjb@163.com。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17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10-13 15:14:46
感谢朋友们捧场,拙作一出即行奉上。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17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10-16 20:57:48
谢谢星华。没问题,一定给你留着,现在刚预送出50套。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17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11 17:14:21
不是语言爆炸,是无知无畏!这样的人还能当国家行政学院的教授,还有谁不能当呢。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34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22 17:50:15
科技金融实践已经远远走在了理论研究的前面,希望有志于此方面研究的专业人员,建立一个共同的学术沙龙性组织。有关研究经费方面,我可以去筹集一部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3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22 17:56:26
这篇折子是我对中国科技体制弊端的一些认识和看法,或许有关领导机关和领导者早就知晓这些事情,只是“温水煮青蛙”的现状并没有使他们感到太大的危机。如果不能下决心改变我们的科技宏观管理模式和架构,再多的科技经费投入都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作为一个研究者或基层干部已经尽力了。最令我担忧的是“真理常常以悲剧的形式被验证”。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22 18:03:55
政策过粗、过细、过多,都会造成无意的伤害。我们的很多政策都没有经过很好、很认真的需求调研,政策的起草看似很有水平,其实多数都是搜索、整理和臆断的东西。本人参与和观察多年,深感这方面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最近有两个特别重要的科技政策(财政、财务方面的),居然是由一些从无实际经验和扎实理论功底的孩子在起草。呜呼,悲哉。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3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26 10:31:33
谢谢。我正安排在战略院一层读者服务部放一部分书,有感兴趣的可以每人免费取一套并做个登记即可。谢谢大家捧场,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37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1-26 10:33:54
您是否对专利金融有研究?我最近正在搞这方面的准备工作,可否进一步交流。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23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5-30 13:47:36
我不是哲学方面的专家,只是在家学底子上加上一些个人的感悟得到的一鳞半爪而已。希望真正的专家给予我们一些正确的指导,当然我们蔑视那些随风起舞的专家,即使他或她有正确的地方,恐怕也是“三聚氰氨”里面掺了“牛奶”。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33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6-22 19:16:03
九庆之“门”,门门皆通,惟有此门,已成后门。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35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09-17 11:05:09
今天看了动车事故调查最新进展,倍感焦虑。据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王梦恕透露,专家组认为,动车信号技术上没有问题,是管理问题。由是延展开来,连我一个绝对外行都知道是管理问题,是人祸,可为什么社会舆论却导向了技术呢?令人深思!刘志军及其原有团队确有巨大贪腐,但并不意味技术上可以马虎;盛光祖及其团队没有贪腐,但并意味着他们就具有管理能力和责任心。这是一场转移公众视线的游戏,一切罪责都推给了那几只死老鼠,而现有班底的问题则被彻底遮掩。好在还有调查组的客观在,否则我们永远不能知道真相。因此,建议我们战略网的同志不要愤青化,要实事求是!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39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1-11-21 11:06:23
中国绝对需要高铁,同时也必须进行管理的科学化和精细化改造。在某种程度上,管理正在成为中国高铁发展的短板。整个调查组的报告也证实了笔者的推测。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39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3-04 17:27:48
商业模式就是把有关科技金融的理论具体化为可操作的方案,使参加者都能得到自己的利益(包括减少风险或增加收益)。因此,建议小韩把这个问题深入下去。我们现在很缺乏科技金融的具体技术,一个模式出来大家一哄而上,缺乏特色。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56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3-14 14:41:43
这早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啦。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要发论文连门卫也发,要当教授技术员也当。如此种种,既是对有限资源的浪费,又是对严肃事项的戏弄。所谓盛世衰像,多由此生。愿有志者,先专注而专业,大浪淘沙,终归还是要遵循自然法则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57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5-24 10:02:21
最近此说甚为广泛。调研以及提出相应的思路本数正常,但仓促成立或仓促撤消某个部,都属于不负责人的官僚做法。永杰分析的甚好,我们都应该认真来研究并发出相应的声音。科技工作之于我国之重要不言而喻,不能只让几个少数人毁了大厦之基础。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62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6-01 16:24:30
今年还招一到两名。招生事宜由中国科技大学统一操作,我不便于参与过多个人影响。当然,非常希望有学习愿望并能够坚持为学者报考了。我不招收只搞个学位蒙事的学生,招那样的学生会白白浪费我的心血和国家教育资源。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62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6-27 13:46:00
明火,你把你的邮寄地址给我,发一套书给你。此外,网上一些书店也有卖。这类书市场需求量不大,出版社也只印了4000套。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64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09-13 23:43:26
关乎信仰的学问,若自己都不信,还叫什么东西。如今之社会,特别是所谓精英层,总是弄些自己坚决不信却要别人非信不可的东西。这种状况,在相当大程度上正在使中国走入死胡同。我不认为流行的东西一定就会久长,但它确实可以对系统内的人造成极大损伤。孔子所处时代也是礼崩乐坏,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殉葬。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72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10-24 09:42:31
谢谢明火对我作品的认真阅读。如今能够认真读书并有所思考的人已经不多了,如你能持之以恒必有所成。“人际-贿赂化”一文肇始于1987年,成文于1988年,发表于1989年。1989年我刚好27岁,一个头脑中只有真理没有禁忌的年龄。当时的所思所想,意在为当局提醒,以避免贿赂泛滥,终究还是被灾难的现实证明了我的“卓见”。回想此事,宁愿我的判断和分析是错误的,也不愿意看到今天现实真如我所分析。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425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2-11-09 10:57:14
晨玉,你可以先给我发个采访提纲到fanght@most.cn。下周三或周五会有点时间。房汉廷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66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3-01-11 20:16:48
这段时间重点写八股文了,没顾上思考一些有趣的东西。所以,没有可以让大家喜欢的东西出来。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76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3-09-10 15:38:11
有相当时日没有更新博客了。一是没有什么新见解奉献给大家,二是平台上讨论问题理性不够,愤青有余。参加这个平台讨论的,基本都是科研工作者或者科研管理工作者,集智慧破解难题,应该是我们的要务。
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和创造者,不是也不应该成为看客。所以,我希望这个平台成为一个理性和智慧的汇集地,而不是谩骂或谣言的集散地。
今天是教师节,祝全天下的老师节日快乐!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958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1-03 17:41:34
小韩读的很仔细。我的故事就是如此。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209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7-02 18:08:05
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科学,让研究者具有独立的人格和语言环境是产生思想的基本条件。到科技部系统工作14年,收获不少,但损失最大也是最弥足珍贵的是科学研究的独立条件。没有独立条件,只有独立精神,最后会变成别人眼中的精神病人的。当然,有独立条件未必会产生独立精神,自古如此。
回顾14年来,思考过的问题很多,但真正追问下去的问题并不多。一是为尊者讳。领导不让讲不想听不想看的东西,怎能讲呢?总也不讲,也就失去了深入研究以及与同行辨析的机会,慢慢地真理也就不再光顾你了。二是为尊者用。既然有好想法、好观点,怎么能够个人贪名呢?都应该转化成尊者的才对。可严酷的现实是:并非尊者都是常思常做者,叶公有之,宋玉有之,阿斗有之。
在一个利益被压缩化的部门,基本难有真学问产生!不信大家可以做个统计分析,中国当下各部门从业者中,有几个人的学问是在部门就业期间完成的?
明白这件事大约是在6年前,但没有行动,以致浪费了很多大好时光。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3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8-13 00:39:33
文本格式出了一些问题,段落都不分了。明天解决吧。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5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8-13 17:00:01
格式改过来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53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8-19 00:06:20
研发人员之薪酬决定,首先要看市场评价,即企业愿意支付的水平。当企业付酬标准确定后,公共研发组织中研发人员的薪酬自然有了真实的参照系。一般来说,公共研发组织中的研发人员薪酬会低于企业研发人员薪酬水平10%到30%,这倒不是前者水平低,而在于前者收入中还包括了名誉、社会地位、闲暇、稳定等非货币化收入。因此,研究此问题之钥在于调查清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研发人员的薪酬水平及变动趋势,而不是就公共部门谈公共部门的收入分配。只有弄清楚了市场决定,才能确定政府决定。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5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8-22 09:19:54
不从市场评价入手,问题就是死结。科研人员与公务员是两个不可比的群体,前者以创造性劳动为主,后者以程序性工作为主。要研究科研人员薪酬,就必须脱离参公的理念。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5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09-25 12:12:26
人为什么会有坏情绪?想来想去,也就两个方面:一是内心之大欲与外部所得之不足导致;二是外部之迫压与自己之无辜或无助导致。前者可从内省而缓解,后者只有坚韧不拔方可度过。特别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时,能逃离险境为最佳,所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不能逃离则要使自己变得强大、坚硬,最好硬过刀俎。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251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11-17 08:08:15
小韩,新事业还不错吧。前段时间到长沙,时间也是很匆忙,未及问候。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时间是碎片化的,思考也是碎片化的。做点真学问,少入行政门。热闹的地方,已经没有好东西可拣了,更多地是一地垃圾。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60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5-01-12 15:13:32
回根
落叶回根处,化尘也无悔。
闲来一支笔,问心也无愧。
因何到迟暮,讨债问向谁?
一言以敝之,心魔是罪魁。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382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5-05-23 18:27:43
网络格式有问题,明天再改了。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2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