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不惑斋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10

个人档案

房汉廷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5-05-23
日志总数: 152
总点击量: 845175

 

 

日  志

悟“圆”之夜

作者:   分类:生活随笔及其他     浏览:2440次   回复:4次  
发表时间:2014-09-03 15:17:36

悟“圆”之夜

房汉廷

 

     

夜卧长沙,头枕湘江,脚蹬岳麓,该是个美梦连连的长夜。

可是,今夜就是无眠,翻来覆去地想到“圆”,挥之不去的还是“圆”,思绪里充满了“圆”。既然睡不着,既然已经入“圆”,索性披衣坐起,开始冥想起各种各样的“圆”了。

 

这个“圆”,冥入脑海的首先是个“圆圈”。“圆圈”之圆,随处可见,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圆圈”还是磨道之圆。一个被捂着眼睛的驴子,拉着一盘磨,转啊转,一个360度接着一个360度地转,汗流夹背,气喘吁吁,以为行了千里,睁眼一看,还在初来的那个基点上。驴子天天拉磨,似乎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转圈就转圈吧,每天总归还是有饭吃的。其实,驴子并不是天生要拉磨的,它也可以积跬步至千里的,可因缘际会,“领导”让其拉磨焉能不拉?拉着拉着,“领导”满意了,自己也习惯了,最终自己真的最擅长的也只有拉磨了。

当然,磨道有磨道之美,更有磨道之味,还有磨道之便。磨道之美,美在周而复始,乾坤在我,拉则隆隆,停则寂静;磨道之味,味在五谷,管你是大米、小麦还是高粱、大豆,入时型具,出时型粉,只是闻香判谷;磨道之便,便在不思不考,闭着眼就可以轻松地完成“go”和”stop”,还便在五谷之香免费闻之。美、味、便俱全的磨道,久仕之怎能不长驻于斯呢?

引镜相视,这不活脱脱的一个“磨道老驴”吗?不要嘶鸣了,刺耳的驴叫不喊也罢;不要抱怨了,磨道之美尽享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好好走圈吧,当你走不动的时候就该卸磨了,卸磨杀驴常常就是结果。

 

这个“圆”,突然变成了“圆滑”。 ”是无棱无角的意思,“滑”是摩擦力小的意思可见形很重要。世界上大至星体,小至微尘,千般折腾万般不愿之后,无一不向“圆滑”进化,唯如此才能快速旋转起来。

“圆滑”之圆,可意会难以言传。始皇帝在时,宦官赵高以圆应之,以滑润之,至帝国肱股。细思赵高之能,文远逊于吕不韦,武不抵一士卒,却能在千古一帝的羽翼下纵横捭阖,鱼肉公卿,甚至二世。然其“指鹿为马”之千古绝唱,并非虚言,“圆而滑透”之威足胜帷幄之谋臣,疆场之勇士矣。明朝徐阶,为小吏之时常有慷慨之言,当课卦卜得“戊戌两不成”后,自己削棱去角,滑入权相严嵩幕下,飞黄腾达,终成剪除严嵩一党之强力。

前段时间,读到有关钱钟书与胡乔木、乔冠华这三位清华同学命运的文简时,终于看到了钱钟书的B面人生。1957年,他不说时话,只说别人说过的话;1966年,他还是不说话,只读别人写过的话;1977年,他不但说话,而且开始说很多话。因此,钱钟书不需要像其叔叔钱穆那样偷跑,也不需要像老舍那样投湖,还不需要像郭沫若那样发嗲,丛丛容容地写着比《围城》大气百倍的《管锥编》,同时还甩手干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圆滑”呢?名保住了,命保住了,风骨也保住了,难道还不是大师之道?

无“圆”就无“缘”,无“滑”就无“远”。难怪多有“圆滑”之徒居庙堂,少有“方正”之士主社稷。

 

这个“圆”,又让我想到了“圆满”。“满”本来是个极好的词,可是今天说满总有些别样的感觉。如“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人满则骄”,总是让人觉得“满”还不如“不满”。当然,“圆满”是相对于“圆缺”的,“圆”只是一个框架,内容填实了为圆,填不实为缺。这样看来,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圆,而其后的学习、工作、生活都是在填这个圆。填满的人生就叫“圆满”,填不满的人生之圆就叫有缺憾的人生,而什么都没有填上的人生则是空白的人生,至于填满了“黑色”的人生恐怕就叫罪恶的人生了。

“圆满”还是个佛门术语,前缀要有“功德”二字。佛家讲六道轮回,因果报应,每次的行为都会积累,大善成罗汉、菩萨直至佛,小善可得人间之福,至于恶的累积,则分级处罚,光地狱就有十八层之多。因此,佛之信众,极讲功德,也极怕死后堕入地狱。

什么是“圆满”?其实没有说得清,也没有人定义过“圆满”。因为每个人心中的“圆”都是个时大时小的主观框架,困窘时“圆”向内收缩,可能只要有一碗粥,都会带来极大的满足感,发达时“圆”向外扩张,即使全世界都给你,你也感觉不到满足。所以,“圆满”的“满”又是“足”的表现。“足”即“够”,够则满,只有知足的人才有“圆满”之幸,不知足的人何来“圆满”呢?

 

这个“圆”,也让想到了“圆寂。寂是什么?不是寂寞,而是死亡。鲁智深钱塘江畔听潮化圆寂,由任性杀人嘎然而止到寂寂空无的世界,不过就是一刻钟的时间。佛说:生命顺着看,就是从生到死的过程,人一出生就在奔向死亡,只是有人快有人慢,而生命倒着看,则是从死亡回到出生的过程,只是这条路还没有人走过。红尘虽是无奈处,总是胜过“圆寂”后,所以即使是大德高僧,不到大限也是不主动离开的。这恐怕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出典吧。

“圆寂”是突然间决定的。如一朵浪花,前一秒还美艳光华,一刹那已然了无痕迹;如一片浮云,前一瞬还婀娜多姿,后一毫秒已不知所踪。因此,奔海而来可能“圆寂”于陆上;奔潮而来者,可能“圆寂”于声中;奔水而来者,可能“圆寂”于雾中。由此观之,人当奔之,不当一定到之,才可能给自己一份“圆寂”时的淡定。

 

这个“圆”,还让想起了“圆融”、“圆润”……

 

长沙的鸡鸣已经叫了三遍,橘子洲头的船工已经升起了炊烟,不知何时,脚踏的麻鞋,身穿的罗衣,也已经洇出了些许水汽。

 

 

 

 


[评论人:张明火] 评论时间:2014-09-28 10:11:16
“驴子并不是天生要拉磨的,它也可以积跬步至千里的,可因缘际会,'领导'让其拉磨焉能不拉?拉着拉着,'领导'满意了,自己也习惯了,最终自己真的最擅长的也只有拉磨了。”
[评论人:韩言铭] 评论时间:2014-11-13 10:43:11
房老师来长沙了没知会一声,我关注不到位。您现在用微信吗,可加我,519343415 下次过来一定告之啊。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4-11-17 08:08:15
小韩,新事业还不错吧。前段时间到长沙,时间也是很匆忙,未及问候。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时间是碎片化的,思考也是碎片化的。做点真学问,少入行政门。热闹的地方,已经没有好东西可拣了,更多地是一地垃圾。
[评论人:段小华] 评论时间:2014-11-18 10:53:34
房老师一席言,让俗人如梦惊醒。圆,还有一个“圆梦”。悟道,也可算圆梦,放下了,至此终世不可再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