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朱星华的博客--左右涅磐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8

个人档案

朱星华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4-10-30
日志总数: 20
总点击量: 140195

 

 

日  志

纪念我的爷爷诞辰100周年——一位忠诚、认真、俭朴的老红军

作者:   分类:生活随笔及其他     浏览:12113次   回复:0次  
发表时间:2014-10-30 02:10:15

 2014年,是新中国成立65华诞,这一年,也是我爷爷诞辰100周年。2014年我已37岁,19年前爷爷过世时,18岁的我曾写过一首词纪念爷爷。时光荏苒,写词的本领早已褪化,谨用记叙爷爷红军时代的亲身经历来缅怀我的爷爷,向为共和国事业奋斗终身的老一辈革命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常言道,读史可以明鉴,知古可以鉴今。于我,回忆爷爷的教导,回忆爷爷的经历,则会让自己对革命先辈用生命谱写的历史更多一份尊重,多一份思考,尊重以律己,思考以明志。

 

我的爷爷叫朱明辉,爷爷和奶奶一共有6个孩子,这些孩子工作后还和爷爷奶奶在同一个城市生活的只有我的父亲和最小的叔叔,因此在孙子辈里,我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几乎是最长的。每个男孩在儿时可能都对当兵充满了想像,我小时候也不例外,总喜欢缠着爷爷问红军的故事,身为老红军的爷爷会慈祥、平缓的告诉我他亲身的经历。

1914年,爷爷出生在福建省长汀县的一个贫苦家庭,12岁时开始去给一个同姓家族的富裕人家放牛,东家只管饭,不给工钱,年底给做一身新衣服。东家的孩子在私塾里念书,放学后经常来骑牛玩,这时爷爷会请他教自己认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拿树枝在地上反复练习。爷爷曾讲过,他给东家放牛的最大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字。因此,他一直教导我要分外珍惜学习的机会,记得小学的时候在家写作业,爷爷都会在我身旁边看书边看我写,要我一笔一划地认真写。

 

19295月,毛泽东带领红四军离开井冈山东征,解放了闽西,爷爷就在那一年参加了红军。由于爷爷认识不少字,后来被选送到傅连璋[1]举办的红军第一所红色医护学校学习,成为第一届60名学员之一。从此,爷爷开始了他一辈子做医务工作的生涯。1934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爷爷是跟随红一方面军的第5军团一起长征的。红军的长征分三个方面军交错进行: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193410月开始长征,193510月结束,历时1年;红四方面军19355月开始长征,193610月结束,历时17个月;红二方面军193511月开始长征,193610月结束,历时11个月。爷爷所在的红5军团的长征历时2年,开始长征时是红一方面军的一部分,结束长征时隶属红二、四方面军,改称红5军。我们这一代人从小耳熟能详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按照中央红军历时1年的长征路计算的,实际上是中央机关和红1、红3军团走的路程。而红5军团的实际行程远远超过了二万五千里。

红一方面军193410月开始长征,打头阵的是林彪当军团长的红1军团,殿后的则是红5军团。先头部队的任务是要在堵截之敌的防线上打开突破口。殿后部队的任务则是要拦挡围追之敌的追杀,保护庞大的中央苏区机关、红军总部机关和其他许多非战斗机构的缓慢前进。在当时的作战形式中,殿后部队接到的上级命令多数是坚守,因此伤亡会很惨重,而且救护非常困难。过湘江的时候,红军架设了浮桥,红军中央纵队过完江后,殿后的红5军团开始边打边撤,但队伍没来得及过完,浮桥就被国民党军队的飞机炸断了,红5军团一个多师的部队(红5军团第34师和红3军团第6师第18团)被截在了东岸而没能过来。指挥部只好用电台命令他们向别的方向突围,自行寻找过江的地点,设法追上大部队。但在脱离根据地的条件下,在敌人已经四面包围并接触战斗的情况下,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2]我爷爷在浮桥被炸断时正在桥上,虽然负了伤,但他幸运地被炸倒在了桥的西段,得以被战友拉过了湘江。爷爷说,长征中他一共负过五次伤,那次被飞机炸伤在当时来看却是不幸中的万幸。

 

遵义会议后,通过四渡赤水等作战行动,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跳出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此后,突破金沙江,强渡大渡河,翻雪山(夹金山),过草地。19356月,红一、四方面军草地会师,确立共同北上创建川陕甘苏区的战略方针。7月,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任命张国焘为红军总政治委员。8月,中央把红一、四方面军混编成左右两路军。左路军由四方面军的第9、第31、第33军和一方面军的第5、第32军组成,由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张国焘率领。右路军由四方面军的第4、第30军和一方面军的第1、第3军组成,由担任红军前敌总指挥的徐向前和政治委员陈昌浩率领。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8月底,右路军走出草地,到达班佑地区,进行包座战役,打开进军甘南的通路。张国焘此时提出红军主力南下川康边的计划,宣布“另立中央”,右路军里面原属红四方面军的第4、第30军随陈昌浩与左路军会合,南下再过草地。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则率领右路军原属红一方面军的第1、第3军北上,1019到达陕北吴起镇结束长征。

红四方面军(包含原红一方面军的第5、第32军)南下经历了惨痛的失败和巨大损失,经过朱德、刘伯承的坚决斗争,在中央的严厉批评下,19366月,张国焘被迫宣布取消自立的“中央”,同意北上。7月,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地区会师。红四方面军组成左、中、右3个纵队北进。红二方面军分为两个梯队,在红四方面军左纵队之后跟进,再一次过草地,红一方面军主力也南下接应。1936109,红一、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1022,红一、二方面军在宁夏将台堡会师,红军的长征终于宣布结束。

5军团(19357月改称红5军)经历了红军中时间最长、路程最长、战斗最多、磨难最多的长征。爷爷说,他们红5军团三过草地,一次比一次艰苦,因为前面走过的部队已经把包括根茎、树皮一切可吃的东西都找光了,再次过草地的部队面临的饥饿的威胁更严重。不但战斗有伤亡,而且长途奔波、寒冷、饥饿,加上缺医少药,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大的伤亡和减员。爷爷说,不管是受伤还是生病,必须坚持行军,在那样的条件下,掉了队基本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爷爷是19351月在遵义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朴素的崇高理想。爷爷讲过,在长征途中,红军中的共产党员就是大无畏、舍身忘已、吃苦在前的代表,他就是怀着这样朴素的信念成为共产党员的。爷爷给我讲过那时他们听过的故事:1934 年,范文澜任北平女子文理学院院长时,因进步言论而遭国民党宪兵逮捕,押往南京,关了将近一年,后经蔡元培营救才得获释。在他被捕以后,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徐诵明向南京国民党政府说情,说范文澜生活俭朴,平时连人力车都不坐,常常步行到学校上班,并且把薪金的一部分捐给北平女子文理学院图书馆买书。陈立夫听了之后说,这不正好证明范文澜是共党分子吗?不是共产党,哪有这样的傻子啊!

爷爷那一代人对艰苦朴素有着深刻的理解,自我记事起,浪费粮食等于可耻就植根于心里,而俭朴就是优秀党员的必备品质。现在来看,生活俭朴,严格要求自己,是他们那一代共产党人的共同品质,跟出身没有太大的关系。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年代,俭朴反映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智慧,作于个人,则修身养性,作于集体,则组织力、凝聚力非比寻常。

 

193610月,红5军编入西路军开始西征,每天面对着优势之敌的围堵,没有根据地,没有群众支援,伤亡很大,减员得不到补充。19371月,红5军攻占甘肃高台县城,之后与数倍于已的马步芳骑兵激战99夜,军长董振堂和3000多名红军将士壮烈殉难。19373月,建制已经完全被打乱的西路军重新改编成3个支队,爷爷和少数从高台战役突围出来的红5军战友编入了李先念的左支队。按中央的电令,李先念带领左支队冲出祁连山回到河西走廊,西进新疆。向西突进的过程中,部队遭到马步芳、马步青骑兵部队的轮番追杀。完全被打散,只能各自为战向西跑,没黑没夜地跑。爷爷说,大家得到的命令是在星星峡汇合,星星峡位于新疆和甘肃的交界,是当时进新疆的必经之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那时条件艰苦,大家只知道沿着电线杆子往西跑,就能到星星峡。可电线杆子沿公路而建,正是骑兵追杀的路线,因此能够坚持闯到星星峡的西路军战士所剩无几。到19374月底,西路军中费尽千辛万苦来到星星峡的红军凑起了100多人的队伍。

星星峡当时由军阀盛世才的部队驻守。盛世才的部队给李先念这100多人的红军提供了枪支、弹药和阵地。李先念率领这支队伍在星星峡山口打了马步芳骑兵一个伏击,后面的马步芳骑兵再也不敢来追了,这是爷爷在西征中打的最后一仗。这一仗后,李先念率部在星星峡休整,搜寻沿途失散的红军战士,到最后,加上伤病员,一共400多人,也就是数万西路军仅存的400多人[3]。按照中央的指示,在陈云、滕代远等中央代表的斡旋下,取得当时苏联的大力支持后,李先念带领西路军残部编入了盛世才部队,移驻迪化(乌鲁木齐),称为迪化新兵营,进行休整。

在迪化休整期间,根据中央指示,红军挑选了一些有些文化基础的人,分别送进新疆政府和军队办的学校中去学习,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一批接受飞行、通信、机械、工程等方面正规教育的骨干。爷爷是做医务工作的,又是红军卫生学校的第一批学员,于是与其他4人一起被送到迪化军医学校学习。不久之后的抗日战争爆发和国共合作,给了他们机会和时间完成了一次比较正规的学习。这是爷爷参加革命之后第二次进入学校学习,还是学医。学习结束后,组织上安排他们分批前往延安。当时虽然是国共合作,国民党统治下的不少城市里也设有八路军的代表机构,但零散的共产党和八路军人员经常被国民党军队和特务截杀。在去延安的路上,爷爷和他的战友必须要化装,避免暴露身份而带来不必要的伤亡。

到延安后,爷爷第三次进入学校学习,成为延安医科大学第十七期学员。毕业后担任中央党校卫生科科长兼医生。1953年蒙绥合并后,爷爷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党组书记兼厅长,至198312月副部级待遇离休,为内蒙古卫生事业的开创、发展、繁荣,辛劳了半生。

 

回顾爷爷红军的那段历程,就更能深刻体会今天的新中国和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而爷爷的终生写照用三个词语就可以概括:忠诚、认真、俭朴。爷爷曾经对父辈说,现在不是流血牺牲的年代,身处这个和平繁荣的年代,共产党人要做的就是认真工作、认真生活。爷爷以身作则,体现了他对党的忠诚:就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不懈奋斗;而他对工作的认真,恰恰反映了他坚定的政治信仰。爷爷去世后,给他的孩子们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物质财产,但他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财富:对信仰忠诚、对事业认真、对生活俭朴。

谨以此文献给爷爷的百年诞辰!并向所有为共和国事业奋斗的人致敬!

 

 

朱星华

37周岁前夜于北京



[1] 傅连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卫生工作创始人之一。1925年开办长汀福音医院(又称教会医院),在1927年南昌起义之后,他的医院就曾救治过300多名参加过南昌起义的部队的伤病员。19321月创办中国工农红军中央看护学校,培训第一批红军医务人员60名。同年秋,应毛泽东的建议,将福音医院改名为中央红色医院。1933年初正式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并将医院迁往瑞金,成为中央红军第一个正规医院。19344月,中央红色医院改称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傅连暲任院长。此后的岁月里,傅连暲一直是中央卫生机构的领导人,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卫生部副部长,中央军委总后卫生部第一副部长。1968329被迫害致死,终年74岁。

[2] 最终,第34师包括师长陈树湘、师政委程翠琳以及5000名红军战士全部阵亡。

[3] 按军史记载,西路军出征时有21千余名将士,而中央派陈云到新疆援接时,只剩417人,其中军师级干部14人,团营连级干部70余人,无线电报务人员26人,医务人员23人,党团员占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