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不惑斋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10

个人档案

房汉廷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08-07-03
最后更新时间: 2015-05-23
日志总数: 152
总点击量: 838452

 

 

日  志

记忆1981

作者:   分类:生活随笔及其他     浏览:4019次   回复:8次  
发表时间:2009-05-26 15:25:07

记忆1981

房汉廷

 

 

岁月蹉跎,磨掉了无数锐气。但母校的印象却总是挥之不去的,即使是在梦里,她有时也会悄悄地潜入进来。

那里是我梦开始的地方,那里曾经流淌过我无悔的青春岁月。清楚地记得三分之一个世纪前的初秋,我怯生生地踏进了这座曾无数次窥望过的校园。

校园是简朴的,几乎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操场。但校园是热闹的,从清晨六点多钟到午夜十点左右,总能见到为同一个目标忙碌的身影。

教室是简陋的,两排教学楼被分成八个教室,高一和高二两个年级的数百莘莘学子就挤在里面听课,做作业,当然有时也有一些小的打闹。但校舍的灯光很亮,荧光灯管照亮了每个角落,每个错字都会暴露在她善意的提醒之中。

宿舍是寒酸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土屋要住下十二个半大小子,晚回去睡觉的人只能侧着身子把自己放到炕上,如果赶上哪个家伙尿炕,至少有三个人将不幸被浸泡。但宿舍又是最有趣的地方,大家在这里分享着回家带来的少许奢侈品,黑着灯讲一些鬼故事,也偶尔评论一番某个女同学。

吃的非常粗糙,每天三顿的咸菜拌饭已经是家境不错同学的待遇了,后来学校为准备参加高考的同学提供了一周一次的伙食改善(实际就是可以吃一次馒头),有些同学还是舍不得兜里可怜的铜板流落他人而隐忍着说“不喜欢吃馒头”。

卫生情况糟糕透顶,多个人共用一个洗脸盆,不久就都得了红眼病。全学校就一个厕所,冬夜天寒,有些同学出了门口就开始方便,结果很快就在各个宿舍门前积累起座座尿山。至于洗澡,其实连奢望都没有,只记得高考前要体检了,老师让我们到校园南面的英河里洗了洗了事。其实,觉得卫生情况不好,这纯粹是后来补上去的评论,而当时还是乐在其中的。

 

三十年过去了,我的三个班主任可好?听说振树先生退休了,有时还忍不住技痒,仍收一些学生的孩子做学生;早听说宝先生改了行,在检察院或法院工作,真担心他那颗慈悲心肠怎应付得了那么严峻的工作;毕业后见过几次怀生老师,但后来还是失去了音信。在异乡的我挺好,在家乡的你们可好?

挂念的师长常常数的我指头都酸了。徐全校长很高大,那时我是经常仰视的。侯振德教务长很风趣,刚入学就是他带的数学,听说这位仁厚的长者已经驾鹤走了多年,无缘复见了啊。还有田沃先生,陈秀琴先生,贾恕先生,李建春先生,和风细雨的润泽,急风暴雨的冲刷,使我在你们的河流里从故乡一路奔出,出绥远,踏京师,赴东洋,下南洋,走西方……

离家远了,离家久了,母校怎样了呢?学生总是换的快,但学生又永远是不换的,走到哪里,我还是大庙中学的学生;老师总是不变的,但老师又永远是磨损最厉害的,有多少个蜡炬成灰的感人故事啊。

学生做了很久,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到研究生院,毕业证整整装了一口袋,可最难以忘怀的仍然是那所中学。老师也做了很久,当了讲师,副教授,教授,教了硕士研究生,教了博士研究生,可心中的楷模还是我的中学先生们哟。

京城已经是风和日丽的初夏,家乡也草木萌发了吧。

一个学子,一个游子,北望故乡,遥望母校,正在静静地听着淅沥的雨声!

 


[评论人:高雷] 评论时间:2009-05-27 14:26:46
房老师将近30年后的今天还在感恩在母校的日子,我们这些离开学校不久的年轻人却把记忆大半丢了,惭愧。感悟良多
[评论人:宋永杰] 评论时间:2009-05-31 14:13:00
母校是难忘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虽然有些老师、有些同学、有些事情已然遗忘,但仍有些老师、有些往事记忆如新。几年前曾因错过洛阳一高的100年校庆而遗憾,今年赶上兰州大学的100年校庆,希望能有空回去。百年兰大再聚首,无论贫富贵贱,再走走熟悉的路、看看熟悉的屋、找找熟悉的人、寻寻往昔的回忆和感觉。
[评论人:丁麟] 评论时间:2009-07-18 11:14:47
汉廷老哥的博文能感受到一种信仰,能体会到一种精神,有精神,再正常不过,无气国无生机,有信仰,则不然,现在斗胆问问有谁有信仰呢?作为一个这片土壤的newface,还在解读“前辈”师兄的大作,感觉不尽然相同,但是那种笔不论钢与毛的文风这里还是有的,这就是这里将来形成有价值软实力的温床,希望能看到更多有激情,有想法的好文章,文章不在于你会不会写,在于你敢不敢写,敢不敢骂,敢不敢笑,敢不敢夸,精神与信仰一冲撞,便成全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便让久久蜗居青溪之幽的愤青有了自古名士爱斗茶的渴望,有了搏江海之渊的冲动。
[评论人:丁麟] 评论时间:2009-07-18 11:24:50
但且随便说一说,屠羊说,这里说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09-08-07 02:30:26
丁先生过誉了。我也是一个混合着多种低级趣味的人,只是多了一些忧思和担当。年轻时也轻狂,也愤青;中年时也贪婪,也促狭;近老年时方知大象希音,有容乃大。我至今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我愿意为我所属的民族和族群服务终生。或许这仍然是一种偏狭,但还没有理由让我做出改变。
[评论人:田闯] 评论时间:2009-08-19 09:25:31
由此想到了一句话:每个人有多少小学时的同学,我们交往十年、二十年的朋友又有多少
[评论人:贾瑞霞] 评论时间:2010-01-11 09:01:34
房老师,冒昧一问:您是内蒙古大学经济系毕业吗?我印象中2007年内大校庆经管院似乎从雷立军处听到过您名字.
[评论人:房汉廷] 评论时间:2010-01-11 09:59:58
是的。我是1985年内大经济系毕业,同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继续读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