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研究网首页]   [博客首页]    
张建武的博客

http://www.casted.org.cn/blog/?uid=2013

个人档案

张建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

公告栏 登陆博客 栏目分类 全部日志 最新评论 博主评论 博主好友 博主收藏 博客成员 最近来访 论坛资料 统计数据
创建时间: 2010-01-11
最后更新时间: 2012-03-27
日志总数: 20
总点击量: 98827

 

 

日  志

[评论人:张建武] 评论时间:2010-01-19 08:23:43
转帖一下关于“汉芯事件”的一个分析,对科技专项的管理有启迪和警钟作用!

“汉芯事件”背后的科技体制

“汉芯事件”可能是近几年来在中国科技界发生的最恶劣的造假事件,一经曝光,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轰动和反响。当事人陈进虽至今未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无疑永远被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抛开当事人的个人品质,甚至犯罪行为不谈,本文仅就事件背后的科技提出问题,供大家讨论。

同样是芯片的研发,中国与美国的科技体制在运行上完全不同,下面是作者了解的美国技术创业投资基金(IDGVC)在中国投资研发路由器芯片的过程。

2001年,美国风险投资基金IDGVC决定开发新型路由器芯片,当时路由器芯片的最大吞吐量是每秒320G,新型路由器要达到640G,也就是吞吐量翻一番,它的市场价值是巨大的。由于种种原因,IDGVC决定在中国做此项目。首先在中国内地注册了一个高技术公司(简称A),招聘了公司的CEO,然后由IDGVC的代表、A公司CEO、还有投资合伙人等共同组成董事会。经过事前周密的调研,基于对此项目研发的充分了解,决定由三方面人员组成研发队伍,新型芯片的关键是数学问题,因此第一部分人员由华罗庚应用数学中心的研究团队组成,负责芯片的设计并给出理论证明;为了验证设计方案和理论证明,第二部分由通信专业人员组成,对理论设计方案进行模拟仿真,与第一部分工作背靠背进行,保证模拟仿真的客观性;第三部分人是来自美国硅谷的工程师,他们熟悉芯片的硬件结构和工艺条件,负责设计方案的硬件实现,整个研发的关键在于数学技术的突破,因此,必须通过交流使第一部分人员尽快掌握路由器的原理与结构,以便建立优化数学模型及算法。

此项目进行了大约一年时间,设计方案出了六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比前一个更有优势,在此期间,公司在美国注册了数项专利。模拟仿真与理论证明结果一致,表明最终设计方案的总体技术指标比IBM和CISCO的要好。这时,A公司的领导层决定与一些大公司(如IBM、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等)接触谈判,把方案包括专利卖给他们,但是没有成交。原因很简单,这些公司具有全世界最先进的芯片技术,不能相信天下还有比他们更好的设计方案,即便这些设计方案是真的,能不能在芯片上实现仍然不能确定。在这种情况下,IDGVC决定再投入一笔钱,把芯片做出来,曾经也想在国内或台湾做,人工成本相对较低,但技术手段和工艺水平都不能满足要求,最终还是在美国硅谷做成了芯片,英特尔公司与A公司签约,收购新型路由器芯片,科学时报曾就签约一事做过一个版面的报道。

汉芯与新型路由器芯片的开发运行完全不同,概括起来大致有下述两方面:

(1) 资金投入方不同

汉芯的资金投入方是政府部门,新型路由器芯片的资金投入方是风险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属于专业化投入机构,是由具有管理、技术、财务等综合技能的专业投资人才管理的机构,不仅为科技领域的创业者提供风险资金,而且在投资后给创业者提供一系列的增值服务和专业化的管理和支持,包括增值后的产权转让。汉芯的投入方是政府部门,属非专业化投入,除资金外,既不能为创业者提供增值服务,也不可能具有专业化的管理和支持,例如,政府部门一般只能组成所谓的专家团对项目进行检查与评估或鉴定,这些专家一般都是临时召集起来的,只能例行公事,并不能起到专业化的支持作用,只是从技术指标作鉴定,而汉芯的造假者提供鉴定的样品是IBM的芯片,只是涂改了表面的标志而已,技术指标当然是好的。

(2)运行方式不同

新型路由器芯片的运行是市场运行模式,它与市场的各个环节都是连通的,投资方的目的是通过新型路由器芯片的研发、增值,转让产权等运作获得投资效益。与此相比,汉芯的运行是政府部门,运行方式基本上是行政管理模式,首先选择适合政府部门口味的首席科学家,然后由首席科学家撰写项目申请之类的东西,组织队伍等,整个运作与市场各个环节之间基本脱节,因此,“陈进”认为只要瞒过给他投资的那些官员,这很容易,因为那些官员都是非专业人员,再有就是专家组,这也很容易,他们虽然是专业人员,但运行方式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深入到项目的各个环节,检查也好,评估也好,也就是按照某些部门的指挥棒例行公事而已。投资方的目的不明确,可能为了政绩,可能为了迎合国家鼓励创新的政策,也可能为上海交大的牌子投资,也可能仅仅看好“陈进”本人,至于开发的产品是否最终进入市场,产生投资效益,至少是模糊的。

虽说科研造假不是中国独有,而是世界范围的现象,但“汉芯”的造假事件是中国独有的,这与中国的科技体制相关。本来“汉芯”研发价值就是市场价值,如果这类的科研成果不能转化为市场价值,不如不做。因此,研发“汉芯”应该是市场行为,利用风险投资和按照市场运行规律去做。政府要做的不是对“汉芯”的直接投资,也不是亲自管项目、组织专家进行评审或鉴定,而是积极地为中国的创新者营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和市场环境。而中国目前的状况是,一方面,由于缺乏平等的竞争环境和风险投资平台,民营中小型科技企业创业艰难,另一方面,政府将大量的科研经费投入到类似“汉芯”领域,收效甚微,中国芯片市场照样是别人的天下。

现在科技界流行一种说法,叫做“四姨太现象”,先用怀孕骗来老爷,真正的怀孕也就不远了。那些四姨太之所以可以得逞,以致酿成“汉芯事件”,归根结底就是科技体制问题,政府部门提起此事,总是满腹委屈,认为他们一直在做好事,却总遭到批评,似乎没有真正思考一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目前的体制最大的问题是政府部门职能越位和缺失。越位的表现一,直接对类似“汉芯”等进行项目投资和运行;表现二,直接对企业进行项目投资,如国家类似“863”项目计划容许企业参加项目竞争,其结果不但会严重阻碍企业技术创新的发展,企业原有的市场竞争中的力量转移到政府项目竞争,竞争机制不可能是市场竞争机制,因为政府部门永远代替不了市场,从而原有的创新动力遭到挫伤和破坏,而更严重的后果是会阻碍中国风险投资社会组织(基金、公司)的发展,中国的风险投资已走过了20个年头,至今步履维艰,政府部门难逃其咎。科技创新企业和风险投资组织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在强大的政府越位压力下,中国市场经济的主体如何能成长和壮大?中国的企业家(创业者)群体如何成长和壮大?另一个严重后果是,政府由于热衷于越位,势必冷淡了政府应该投资的领域,如基础研究和重大战略性领域的投资与发展,事实也是如此。政府职能缺失主要表现概括如下,第一,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经济体量的增长,在政府已无法按照原有方式整合R&D资源配置的情况下,需要政府职能迅速转变,以相应完善的政策、法律体系进行宏观调控、引导,从而达到整合科技资源的作用。但现实情况是,政府部门仍然热衷于项目计划,摆脱不了部门利益的桎梏。第二,良性竞争环境的前提永远是平等,绝对不是人为制造的差异,但现实情况是,政府部门热衷于指标性的人才计划,对于能够纳入指标系统的人才盲目投入,如“陈进”,而不是积极推进利于科技创新和创业的平等竞争环境建设。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张建武] 评论时间:2010-01-19 09:11:32
关于操作层面上几个建议供思考:
(1)宣誓仪式:立项后,作为拿到项目的团队,应该做一个集体宣誓活动,监誓由科技部或基金委等主管领导负责,项目首席领誓,项目骨干参加宣誓,面向国旗,手捧国家科技振兴方面的法律法规文本,誓言内容由相关部门拟出,以忠诚国家科技振兴,诚信履行责任等为主要内容,加强使命感;
(2)积累方面:当前国内科研界一个重大的疏失被忽视,项目进展过程中科技资料包括成果,特别是取得成果过程中技术方面的进化和积累,被有意或无意的忽视了,结果我们的多数项目成为“狗熊掰棒子”,项目结题之日,亦是项目死亡之时,对科技进步的贡献大打折扣,而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可以说非常重视项目进程中的积累工作,包括技术资料以及随时间推移不同技术水平阶段取得的各个阶段性结果,并且由专门结构或人员负责,进行结束积累和研究成果归档保存,一般是一式三份,项目组自存一份,研究所或机构存档一份,国家政府主管部门存档一份,内容详实,由存档的资料就可以重演整个项目进程,起到了国家层面上的科技积累作用,后面的相关研究可以调阅前面的存档积累资料。这些资料绝对不同于发表的文章和申请的专利,是更有实战价值的不容许作假的第一手科技研究开发进程资料积累,更具有根本性的价值,一般保密性也更强。
我国当下,无论科技部还是基金委,在这方面的管理举措,还未见成系统的东西出来,只是表面的所谓的“成果汇编”式的蜻蜓点水般项目总结,一交了事!似乎发表文章和申报的专利就代表了科技进步,谬之大亦!!这也是科研学术界造假之风屡禁不止的源头考核方面的弊端!扎实推动科技进步的人吃亏而做足表面文章甚至弄虚作假的人占到大便宜,导致国家科技投入大增而科技进步却滞后,考核方式内容缺乏足够合理性和科学性难辞其咎!
(3)奖罚方面:建议建立国家层次上的科技诚信档案库,面向业界公开,并接受群众监督和举报,给每一个拿到资助项目资金的科技工作者尽力一份随时间推移不断增加新内容的诚信记录,对于有恶劣记录的人员打入黑名单,对潜在的劣行形成威慑,在我国现阶段国民素质尤其是价值观堪忧的情况下,奖罚一定要分明,不顾惜不矫枉,否则不足以劝善惩恶!风气只会越来越坏,与国家振兴的目标背道而驰。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张建武] 评论时间:2010-01-20 10:32:31
奖罚方面:建议建立国家层次上的科技诚信档案库,面向业界公开,并接受群众监督和举报,给每一个拿到资助项目资金的科技工作者尽力一份随时间推移不断增加新内容的诚信记录,对于有恶劣记录的人员打入黑名单,对潜在的劣行形成威慑,在我国现阶段国民素质尤其是价值观堪忧的情况下,奖罚一定要分明,不顾惜不矫枉,特别是惩罚力度方面,一定要让劣行分子“得不偿失”!不能让作奸犯科者“有赚头”!!否则不足以劝善惩恶!风气只会越来越坏,与国家振兴的目标背道而驰。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403
[评论人:张建武] 评论时间:2010-05-31 09:20:36
推荐一篇杂文:
研究生以及富士康打工仔之别无选择
研究生以及富士康打工仔之别无选择

2010.05.29

孔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关于这一点,以前在《学会选择》博文中我说:

其关键之处,不在于“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而在于“择其善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就是说,学习其实最重要的是要有分辨善与不善的能力。如果没有这种能力,不善的人或思想作为自己的老师的机会是三分之二。

《学会选择》博文链接: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50744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是别无选择,怎么办?

这个问题其实哪个时代的人都碰到。比如以前(1985年)刘索拉的小说《你别无选择》,拿到今天来看,相信很多还在做学徒的人会有共鸣。

百度知道《刘索拉小说《你别无选择》故事梗概》链接: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7258006

OK,为什么别无选择?

研究生的问题我很清楚,那是因为99%(有人对这个数字有意见)的导师用美国的标准来看都不合格。绝大部分导师不合格的原因很简单,第一是过去30年博士导师增加幅度太快,第二是研究生数目也增加太快。相辅相成,雪球越滚越大。

众多在国际学术界无法独立成军的胡传魁和刁德一,拉起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摇身一变都成了学术界的忠义救国军。大批的研究生能加入这忠义救国军,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难道不成还加入汪精卫南京政府的“伪”军(比如井冈山大学的那些弄虚作假的“伪”军)不成?

打工仔的问题我不太清楚,但也略知一二。原因在于缺乏创新的中国产业界选择其实不多。

共军这边的国有企业,效率一直不高,前些年除了关键产业的大企业之外,企业纷纷转制,工人纷纷下岗。现在剩下的那些央企倒是看起来很美,可惜那是国家主人才能进去的地方,哪里有农村来的打工仔的份儿?

国军那边的私营和合资外资企业。像富士康这样大规模的高科技代工企业,应该说算是过去三十年里面中国企业界最好的王牌嫡系。替Apple这样的高科技公司代工,不知道比那些生产玩具更低端的产业已经要好多少倍,就更别提山西的那些“黑煤窑”的包身工了。所以,大批的打工仔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可惜的是,随着国有企业和公务员系列工资水平的大幅提高,物价的持续上涨,现在连打工仔们的最好选择也辉煌不在。

研究生的情况也是一样,和七八年前相比,简单地讲就是四个字:辉煌不再。

为什么辉煌不再?

道理很简单,胡传魁和刁德一领导下的忠义救国军怎么可能辉煌嘛?胡传魁土鳖一个,刁德一和东洋人还暗中勾结。短时间看起来很美,时间长了,您还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啊?

国军的洋枪洋炮都是美国人提供的,美国人要是不高兴,忙着对付国内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的事情,或者对共军报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国军就算拿着过时的全副美式装备却没有没有足够的弹药,当然连小米加步枪也搞不过。

那怎么办?那就搞社会主义吧。别无选择的时候,当然看起来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让不是公公的公共知识分子们组织工会,学生会,游行,罢工,唱青春之歌,幻想自己是明天八九点钟的太阳,让我们走在大路上,向前!向前!向前!

问题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行为艺术之后总要吃饭吧?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嘢?还能像二十世纪一样狂欢吗?在事关社会和历史的大事上我们中国人是不是还是得有点长进?

今天的研究生和他们的导师,如果创造不出新的知识和技术,就没有未来产业中的剩余价值。没有未来产业中的的剩余价值,未来的工厂还是只能替别人代工,打工仔们也就只能靠已经很微薄的剩余价值中的微薄部分过日子。正因为如此,中国社会的未来更多依赖于有创造性的相信科学和知识救国的专业知识分子,而不是那些看起来好像很有社会良心的其实只对权力和分配感兴趣的二吊子公共知识分子。

真要拯救那些可怜的打工仔,就多去创办几个剩余价值高点的企业,既有更多的利润分给员工,也能有更多的剩余价值用来推动社会往前发展。

要不然,就算口号喊得震天响,能指望那些不是公公的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和真心关心民众的国家公务员能创造出什么剩余价值和工作机会来吗?

人人都吃公共食堂,把黑心的资本家和包庇他们的腐贪政府踩在脚下,多美好的一幅画啊!

不过,如果那些公共知识分子们梦寐以求的工会运动要是真给煽动起来了,就等着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这样有种的公共知识分子来收场吧。

Quo Vadis?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056
[评论人:张建武] 评论时间:2012-08-18 21:12:18
很多国人洋媚外深入骨髓血液、又自私自利见利忘义,建议从政府公车开始,政府官员带头才有希望!底层百姓过过嘴瘾是没有用的。
博文地址:http://www.casted.org.cn/blog/?blogId=1710